球星绿卡

  大牌球员们也会为自己的国籍问题发愁,不过绝大多数球员转国籍的首选都是美国,或多或少可以证明,美国依然是世界高尔夫的乐土

魏圣美

曾可选择国籍:韩国 美国
最终选择:美国

  尽管出生在夏威夷,但魏圣美仍旧有机会选择韩国国籍,只不过无论心理还是风俗习惯,小魔女已经全面西化,剩下的只是一张亚洲面孔。如今,世界女子高尔夫赛场已经被韩国球员占据了半壁江山,这对于年少成名的魏圣美来说并非是件坏事,毕竟她绝非完全靠成绩打江山的球员,如若当初真的选择加入了韩国国籍,想必在竞争激烈的亚洲赛场,她想博出位绝非易事。

  在她的成长履历中,围绕她的大多数是一些出奇制胜的新闻,鲜有冠军报道。例如小小年纪参加男子比赛,例如高挑的身材甜美的笑容,例如她斯坦福大学的男友以及成双入对出现在NBA球馆,例如她的闺蜜克里斯蒂娜·金对娱乐杂志大放厥词。不管怎样,美国相对包容的文化和培养体系给了这位极具眼球效应的高球明星温润的土壤,她的选择也正是她想要的。


罗里·麦克罗伊

属地:北爱尔兰

  这也许是个隐患。

  2009年观澜湖世界杯,有媒体就对前来参赛的北爱尔兰球员麦克罗伊发问,问他更希望代表爱尔兰参赛还是英国参赛?好在当时新闻官聪明,把这个问题巧妙地规避掉了。

  如今,随着里约奥运会的临近,这个问题再度被搬上台面。北爱尔兰在政治及地理上,也许是一个有些敏感的小地方,但就高尔夫这项运动来说,他们却是世界首屈一指的发达地区,近年来已经出了3个四大赛冠军。只不过由于种种原因,北爱尔兰在奥运会里确实不能组成一个代表队参赛。所以,到时候麦克罗伊的国籍问题将成为一大问题。好在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为了避免国籍争议,或许会考虑不参加里约奥运会。


金和珍

曾可选择国籍:韩国 美国
最终选择:美国

  与魏圣美一样,金和珍同样作为韩裔美籍球员在美利坚名声大噪。按照出道年纪,他比麦克罗伊更早一些。

  生于德州的金和珍从小便接受美国教育,只不过金和珍的成长过程中或多或少地体现出亚洲版家庭教育的端倪,望子成龙成为了严厉要求的理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金和珍的职业梦想变成了全家人的“政治任务”。为此,他的父亲甚至变卖房产,破釜沉舟搬到了一处更适合金和珍训练的偏远郊区。

  不少生活在美国的亚裔球员都有类似的经历,就像金和珍自己说的,他就像是个生活在两个世界边缘的孩子。


卡尔·佩特森

曾经国籍:瑞典
最终选择:美国

  今年是卡尔·佩特森第12个美巡赛赛季,他现在已经成了一位不折不扣的美国人。

  10岁的时候,卡尔·佩特森从瑞典移居英格兰,随后在读高中时搬到北卡罗来纳州。之后佩特森再也没有离开过那里,他大学就读于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成为该校校队的一员,并且娶了一个当地姑娘。或许是离开出生地太久,他甚至已经对童年瑞典生活往事有些淡忘。在不少公开场合曾表示,自从10岁开始便没有在瑞典生活过,他感觉自己是个美国人,因为在美国他经历了人生中的一切。


亚伦·巴德利

曾可选择国籍:澳大利亚 美国
最终选择:澳大利亚

  这是一个宁当鸡头不当凤尾的故事。

  出生在美国的巴德利2岁时便跟随全家移民澳洲生活,也正因此,巴德利在国籍的归属问题上拥有美国或者澳大利亚两种选择。最终他留在了澳大利亚。

  在这座星球上,高尔夫能有实力和美国对抗的国家并不多,澳大利亚便是其中之一。因此,在高尔夫上特殊的天赋让年少成名的他在澳大利亚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当他还是个18岁的大孩子时,就以业余球员的身份力压蒙格玛利和格雷格·诺曼,捧起了1999年澳大利亚公开赛的冠军奖杯。紧接着一年之后,已经转为职业球员的巴德利又在该项赛事中二度折桂。

  曾有记者问他当年为何没有选择美国国籍,他玩笑说道,自己喜欢澳洲旖旎的风光和舒适的生活。的确,在泰格·伍兹盛名笼罩的美国高坛,打破他的神话绝非易事,但换做澳洲,一切变得容易得多,尽管他选择了美巡赛并迎娶了美国太太。

上一页 第1页 / 共1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