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金砖四国的高球梦

2001年,高盛公司首席经济师吉姆·奥尼尔首次提出“金砖四国”的概念,并预测到2030年,“金砖四国”的经济总量将超过七国集团。相比活力十足的经济总量,“金砖四国”的高尔夫运动却发展缓慢,其中有历史原因,但更多是摆在明面的现实问题。本文将带我们一同探寻老金砖四国的高球梦

巴西 贫民窟与高尔夫

巴西是世界公认的足球王国,而不是高尔夫王国。但实际上,巴西的高尔夫运动开展得很早,早在上世纪初就有了第一座高尔夫球场

里约奥运球场在“挣扎”中建成

  在巴西,高尔夫运动是昂贵、奢侈的代名词。与其用不菲的价格(巴西平均一场18洞打球费用在70~100美元之间)享受蓝天白云,不如去踢一场廉价却激烈的足球,这是大多数巴西人的惯有思维。
  于是,巴西成为了足球王国,而没有成为高尔夫王国。但实际上,巴西的高尔夫运动开展得很早,在上世纪初就有了第一座高尔夫球场,但这项运动在一百多年时间里始终没有在巴西民间开花结果。这与巴西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较大有着直接关系。
  这也就不难理解,当高尔夫以奥运项目重返2016里约奥运会时,在巴西遭遇了种种反对的声音。而其中大部分的声音来自于民间,很多人把其理解为“贫民窟的呼声”。矛盾来源于“奥运球场”的建设地。那里是里约热内卢南部的湖区,被视为当地“最后一片绿地”。因此,球场建造遭到了不少当地百姓及环保主义者的质疑和抗议。民间反对建造奥运球场是因为里约热内卢已至少有一个现成的高尔夫球场适合举办奥运高尔夫比赛,完全没有必要再重新建造一座。
  去年下半年,奥运球场没能抵过群众的呼声,因破坏城市绿地,球场开发商与里约热内卢市政府被人一纸诉状告上法庭。后来,经过几轮有惊无险的“法院程序”,奥运球场还是得以继续施工,并于今年年初落成。
  奥运球场差点儿“难产”只是高尔夫运动在巴西艰难前行的一个缩影。巴西高尔夫运动发展的现实是:缺乏广泛的群众基础,缺乏具有号召力的高尔夫明星,以及影响力巨大的职业赛事和财力雄厚的赞助商。
  在巴西,拥有更广泛群众基础的运动当然是足球。而且,在巴西人看来,廉价的足球可以改变命运,毕竟有太多巴西足球明星是从贫民窟走向世界。如今的巴西人仍相信,踢足球有改变命运的机会。而高尔夫虽然也可以改变命运,但对于大部分并不富裕的巴西人来说,他们还没到改变命运的那一步,就可能被高尔夫高昂的费用吓跑了。

巴西年轻人并不缺乏高尔夫天赋

  巴西人也有自己的高尔夫明星——亚历山大·罗卡。但相比身价不菲的内马尔,罗卡的名气要逊色许多。但罗卡代表着家境优越的运动员出身,他征战过美巡赛、欧巡赛、威巡赛、欧巡挑战巡回赛,并走过许多草根球员必经的磨砺之路。在罗卡看来,巴西不乏极具天赋的高尔夫球员,缺乏的只是高水平比赛的磨练。
  说到巴西的职业比赛,这里虽然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型巡回赛,并且拥有了威巡赛巴西锦标赛和LPGA巴西杯,但赛事量和赛事水准还是远远不够,很多巴西籍球员不得不远走他乡寻求梦想。
  高尔夫赛事少,说到底是赞助商不给力,而赞助商之所以没有大刀阔斧地去赞助比赛正是由于巴西高尔夫市场或是潜在高尔夫市场没有多少诱惑力。由此看,“高尔夫平民化运动”在巴西也是势在必行。而即将于明年在巴西举行的里约热内卢奥运会或许是一个契机


俄罗斯 苏醒的北极熊

俄罗斯大部分地区都处于北温带,夏季短暂而冬季漫长,这种“天注定”的气候因素阻碍了高尔夫运动在俄罗斯的普及和发展

孤独的普京,孤独的俄罗斯高尔夫

  俄罗斯电影《白虎》有一个既荒诞有趣又现实的片尾。在这部电影里,希特勒没有自杀,而是被苏联红军生俘。当苏联记者专访希特勒为什么要疯狂进攻苏联时,希特勒平静地回答:“其实,并不是我或者是纳粹德国想要消灭斯拉夫民族,而是整个欧洲都想要在世界地图上抹掉苏联,我只不过是在帮助他们实现这个愿望。”看似有些扯的情节,却道出了现实的问题。
  尽管核心地带地处欧洲,但俄罗斯(以及解体前的苏联)并不受欧洲待见,欧洲从来就没有真正接受过俄罗斯。这其中有意识形态原因,也有历史及宗教原因。
  客观来看,俄罗斯是一个沧桑、悲壮的国家,由于历史、地理、宗教、政治各方面的因素,它既不是一个纯粹的西方国家,也不是一个传统的东方国家。因此,即使俄罗斯千方百计想融入欧洲,但一直以来都是困难重重。这其中也包括高尔夫。
  俄罗斯是运动大国,几乎所有体育项目都能看到俄罗斯健将的身影,无论夏季项目还是冬季项目。但让人不解的是,高尔夫运动在俄罗斯的发展始终迟滞不前。
  这其中有地理因素。俄罗斯大部分地区都处于北温带,夏季短暂而冬季漫长,这种“天注定”的气候因素阻碍了高尔夫运动在俄罗斯的普及。毕竟,在一个冬季漫长的国家运营高尔夫的成本太高。
  长期以来的意识形态问题也在阻碍高尔夫在俄罗斯的发展。尽管前苏联已经解体,但“开放的俄罗斯”仍在受前苏联的意识形态影响。在前苏联执政者看来,西方传过来的东西,无论文化思想还是具体实物都有可能是西方制造和平演变的“武器”。于是,僵硬死板的苏联人宁可不发展高尔夫运动,也不想让“潜在危险”靠近自己——他们深知“堡垒往往最先在内部被攻破”的道理。
  新兴的俄罗斯联邦也曾一度认为高尔夫运动将带来奢靡、腐败,以及进一步的两极分化,让贫富差距更表面化,这显然不利于政权巩固。于是,俄罗斯的高尔夫球场数量和赛事与国土面积基本不成比例,打球人口也少得可怜。在拥有1200万人口的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大概只有3000人的打球人口。而在整个俄罗斯,打球人口也只有不到5000人。
  但利好的消息是:从今年开始,俄罗斯开始着手大力发展高尔夫运动。俄罗斯高尔夫球协会将在未来几年与俄罗斯体育部合作,在全国范围内建造一些高尔夫练习场,以及一些正式的高尔夫球场。据悉,将会有至少30座高尔夫球场在俄罗斯拔地而起。
  俄罗斯高协在借鉴美国高尔夫发展的经验中认识到,对公众开放的高尔夫场地对于推动这项运动的发展意义重大。而高尔夫无论作为一项体育运动还是一项社交型休闲活动,在俄罗斯都有着非常美好的前景。


印度  殖民高尔夫何去何从

在摆脱殖民统治后,印度高尔夫虽迎来了短暂的春天,但界限分明的等级制度仍在制约着这项已成为大众化趋势的竞技运动的发展

印度高尔夫新生代球员希夫·卡普

  印度是世界上第二个拥有高尔夫球场的国家,早在19世纪20年代就有了第一家高尔夫球场,比高尔夫发达国家美国还要早几十年。但印度高尔夫辉煌历史的背后却有着屈辱的殖民地烙印。
  在摆脱殖民统治后,印度高尔夫虽迎来了短暂的春天,却始终没有找到最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时至今日,印度界限分明的等级制度仍在制约着这项已成为大众化趋势的竞技运动的发展。当然,上百年的殖民统治也对印度高尔夫有着极深的影响。
  自1842年孟买皇家高尔夫俱乐部(Royal Bombay Golf Club)在印度第一大城市孟买建立后,高尔夫球场在印度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由于球场的投资人多为英国商人,因此印度高尔夫球场在当时仅是商人、殖民统治者、英国士兵和周边国家上等人士打球的场所,任何印度人都不能进入球场。此后一百年间一直如此,这也为印度缺少公众球场埋下了因子。
  进入20世纪后,英国殖民统治者在印度建造高尔夫球场的数量增长较快,其中也建造了包括德里高尔夫俱乐部在内的一些知名度高、品质较好的球场,但这段时期,球手、球场管理者基本都是英国人。
  1947年,印度宣布独立,摆脱了英国殖民统治。此后,印度本土高尔夫球员开始迅速成长,逐渐在比赛中崭露头角,英国人对印度高尔夫的影响逐渐减弱。
  1988年,印度高尔夫职业联合会经过6年酝酿正式成立,宣告拥有150年高尔夫历史的印度正式步入职业时期,这也使得高尔夫在印度开始从一项贵族运动走近民间。
  随着职业球员的成长,印度的球场数量也在大幅度上升,每年都会有新球场出现。1990年,印度大约有140多家高尔夫球场。到2002年,印度已有超过200家高尔夫球场,且分布得十分广泛。
  但印度高尔夫也有它的难言之隐。由于印度自身等级制度的原因,即便是民主透明的现代,贫富等级观念依旧界限清晰,“绅士球员”和“球童球员”之间依然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此外,印度还极度缺乏公众球场,拥有近两百年高尔夫历史的印度,只有为数不多的球场向全国公众开放。印度明星球员米哈辛也曾向印度政府呼吁:每个省应有两个公共球场,让有潜力的球员获得更多锻炼的机会。


中国 我的青春谁做主

在中国高尔夫处于寒冬之际,中国的职业比赛和业余比赛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这对寒冬期的中国高尔夫是极好的安慰

中国高尔夫 希望之星关天朗

  近代中国高尔夫与印度高尔夫最大的相似之处就是“殖民”特色。无论是20世纪早期上海、威海的球场,还是民国时期南京、丹东的球场,其所建的高尔夫球场都是为洋人和权贵服务,中国人在被半殖民地化的一百年里与高尔夫基本无缘。
  建国后,新中国集中全力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恢复和加强国力,同时经历了数次意识形态的风风雨雨,在那样的形势下中国不会与西方休闲运动高尔夫发生任何关系。直到改革开放,为了吸引外商投资,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北上广深等大城市开始兴建高尔夫球场,高尔夫开始真正在中国落地生根。
  如果认定1984年是中国高尔夫元年的话,那目前的中国高尔夫的确是个“年轻人”,应该正处于“青春期”。“青春期”的主要特点就是不定性,并且任性、逆反。对付青春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慢慢等待成熟和转变。
  从去年开始,中国高尔夫进入整顿期,整个行业陷入大萧条,吃高尔夫这碗饭的人整天唉声叹气,仿佛好时光不再来。岂不知,这正是“中国高尔夫青春期”的必经之路。在这场前所未有的整顿中,尽管有的球场关门了,有的球场被推了,有的球场还未开始就结束了,甚至有人说,中国五年之内难有新球场问世。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也许是一次必要的洗牌。经过整顿,中国高尔夫的发展会更加有序,也会更加平稳、正常化。
  利好的是,在中国高尔夫处于寒冬之际,中国的职业比赛和业余比赛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这对寒冬期的中国高尔夫是极好的安慰。这说明,高尔夫在中国不会消亡,球场整顿真的仅仅是一次洗牌。
  国际大赛一如既往地看好中国高尔夫市场,2015年欧巡赛新增加了深圳国际赛,这表明欧巡赛对中国高尔夫的信心。每年11月初举行的上海汇丰世锦赛仍旧是美巡赛重要一站;5月在上海举行的别克锦标赛也成为女子欧巡赛重要一站;美巡中国赛已经坐稳中国男子职业比赛的第一把交椅。

在中国高尔夫寒冬之际, 林希妤成功进军LPGA

  中国职业球员也比以往更给力。吴阿顺收获中国职业球员在主场的第一个欧巡赛冠军;李昊桐成为征战威巡赛第一人的同时,也在欧巡赛上表现出极强的竞争力;关天朗、窦泽成、陈子豪、金诚等新派球员也在各自战场展现着不俗的实力;冯珊珊、林希妤、石昱婷则用良好的状态告诉大家:女子球员会有更大的突破。
  如此看,中国高尔夫只需要坚持和等待,不定性的“青春期”就会平稳度过。相比巴西、俄罗斯、印度三位老金砖哥们儿,中国高尔夫前景还是最被看好的。

上一页 第1页 / 共1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