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手的高尔夫保险

关于球场上发生的人身伤害事件
  财产损失终究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人身安全才是头等大事。尽管高尔夫是一项漫步自然、陶冶身心的健康运动,但有可能威胁到球友和球场工作人员人身安全的危险其实也非常多,有些情况一旦发生,后果也非常严重。因而,人身伤害方面的保险绝对是高尔夫保险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以下,笔者将根据不同情况造成的人身伤害,分别加以介绍:

非他人原因造成的意外伤害
  非他人原因造成的意外伤害通常来自自然力,具体到球场上,最典型的就是雷击。球场环境属于空旷地,在雷电天气下,球友挥杆击球将是非常危险的举动,极易招致雷击,后果不堪设想,此类惨剧在国内外都曾发生。虽然说,生命无价,但为生命加一份有价的保险终究是一件好事,当不幸发生时,如果能有一笔赔偿金,一方面可以补贴急救和住院方面的开支,另一方面对遇险者家属多少也是个慰藉。

   球场上发生的雷击等伤害一般可通过三个险种来赔偿。其一,“公众责任险”,该险种是社会通用险种,由球场投保,一般“高尔夫球场综合保险”也会将之作为一部分。该险种通常规定:被保险人(球场经营方)在保险单明细表载明地址内(球场)从事经营活动由于过失导致意外事故造成第三者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依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按本保险合同约定负责赔偿。您也许会疑问,这一解释中提到“过失”二字,而雷电是自然现象,应与经营者无关,“公众责任险”不当赔付。这一点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雷电虽是自然现象,但一般都有预警,向客人告知情况,限制客人在雷电天气下场应是球场方面的责任。去年7月20日,东莞某球场就发生一起雷击事件,球场方面虽发出预警,并试图将球友带离,但当事人仍不幸被雷电击中,当场昏厥,至今仍重症卧床,其家属提起诉讼,向球场索赔70万元。不久前,此案在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宣判,判决结果是球场承担五成责任,赔偿原告约42万元。可见在此类事件中,球场通常是难以完全免责的,“公众责任险”在此情境下可以帮助球场向遇险者赔偿损失。其二,有些直接面向球友个人的“高尔夫球员综合保险”含有意外伤害保障条款,能够对雷击伤害做出赔偿。像太平财险推出的《业余高尔夫球员综合保险》与《太平·保华业余高尔夫球员综合保险卡》两款产品,都含有此条款。不过,据太平财险的工作人员介绍,这两款产品都不是公司的热门产品,市场反响有限,投保者很少。从事高尔夫保险相关业务多年的保险经纪人李燕女士也向笔者证实,直接针对球友个人的“球员综合险”虽然已问世多年,但市场上的产品一直不多,在国内始终没有形成规模,各保险公司的推广热情有限。目前,每人每场10元的“球员综合险”更有市场,更符合国内实际情况,也是多家保险公司和保险经纪公司着力推广的产品。但是,后者的条款当中一般不会包含意外伤害保障,无法赔偿雷击伤害。其三,意外伤害保险,此险种是常见的个人商业保险险种,非针对高尔夫运动,但肯定能够做出赔偿,无需赘述。此处值得特别说明的是,这三个险种是可以向遇险者重复赔偿损失的,并不矛盾。

第三者责任意外伤害
  第三者责任导致的意外伤害即是指伤害源自受伤者本人之外的其他人,这种情况在球场上屡见不鲜,其中尤以击球伤人和球车伤人为多。前不久,北京著名球友老宋在一次打球时就险些遭遇这样的情况,一次挥杆过程中,前方球道突然有人横穿,老宋顿时吓一激灵,收势不及,动作变形,球划了一道大大的右弧线,还好没打中人,而是直接落在了水障碍中。这一球让老宋心有余悸,直接影响了他后一洞的状态,“扑通”一声,球又落水了。只听他不住地抱怨,反复和周围朋友说:“你们说刚才那球要是打到他,那算谁的?”

   老宋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厘清责任对于保险赔付至关重要。不过,要把这种情况下的责任归属分析得一清二楚,其实是一个复杂的法律问题。击球者、被击中者和球场经营者,三方似乎都有责任。所以,从介绍保险的角度出发,笔者只说哪些险种可以赔付,而不纠结于各赔多少的问题。

   首先,还是“公众责任险”,这属于球场的必备投保,毕竟球击伤人是球场常见现象,很难避免,球场应当有这个预估,赔偿一部分是合理的。其次,“球员综合险”,该险种当中的“第三者责任”条款是最有针对性的,上文介绍球车受损赔偿时提到过此条款,而对于人身伤害,此条款也完全适用,保险公司代替无意伤人者,依据伤情轻重,承担相应赔偿责任。最后,还是人身意外伤害险。

   球车事故伤人与球击伤人的情况相似,适用险种基本一致,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在有的“高尔夫球场综合险”通用条款中,“公众责任险”部分将球车事故伤人列为免责条款,这其实是球场与保险公司订立合同时约定的问题和保费多少的问题,只要双方同意,保费到位,将其纳入其中不是问题。

中暑

  中暑是高尔夫运动当中的一种常见但又特殊的情况,有些保险公司推出的“高尔夫球员综合保险”产品将中暑作为单独条款,特别说明如果被保险人在参加高尔夫球运动过程中中暑,急救及医疗费用由保险公司赔偿。不过,赔偿范围仅限于此,如果因中暑引发其他严重后果,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例如前不久,深圳一位球友一天打36洞,在倒数第二洞时中暑晕倒,引发脑溢血,抢救无效死亡。像这种情况,保险公司只能赔付急救费用,因为脑溢血与中暑并不存在必然关系,属于大病险的范畴。

球童遭遇意外伤害
  球童在工作中被球击伤和在球车事故中摔伤,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而球童不同于球友,属于球场雇员,如果球童在球场工作时遭受意外导致伤、残或死亡,球场方面理应承担相应责任,根据《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所规定的标准进行赔偿。但该赔偿责任不在“公众责任险”的赔偿范围之内,因而,从球童的利益出发,从自身需要承担的责任出发,球场经营者可以为球童投一份“雇主责任险”,该险种可以将这一赔偿责任从球场转嫁到保险公司。

   与我们普遍了解的社会保险“工伤保险”不同,“雇主责任险”属于商业保险。但球童工作目前在国内仍旧缺乏足够的社会保障,球场未给球童上“五险”的情况并不鲜见,此时,“雇主责任险”就显得很必要了。与此同时,雇主责任险是将赔款赔付给被保险人——球场老板的,由球场老板将赔款转交到雇员或其家属手中,对球场的声誉和形象都有好处。

  除“雇主责任险”之外,“高尔夫球员综合保险”也可以为球童提供保障。球友只要投保此险种,一旦因该球友原因,如击球失误、驾车不当等,导致球童受伤,该险种当中的“第三者责任”和“球童特别费条款”即时生效,前者可对球童所受伤害进行赔偿,后者可赔偿球童相应医疗费用。


高尔夫相关险种当中的明星一杆进洞保险
  一杆进洞的概率是多少?美国《高尔夫文摘》曾请专家做过一个研究报告,得出了目前所能见到的最为乐观的数据:职业球手3000:1,一般球友12000:1。毋庸置疑,这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小概率事件。因而,球友要是打出一杆进洞,绝对值得庆祝,派发些礼品、小费,请朋友庆祝一番自是少不了的一笔开销,这便产生了“一杆进洞费”。很多业余赛事也看中了这一小概率事件,会专门挑选一个三杆洞,设立价值不菲的“一杆进洞奖”,让比赛更刺激。小概率、大出血,真可谓是一块天然的商业保险土壤。

  为“一杆进洞费”而设的保险诞生于日本。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球友打出一杆进洞通常会产生30万到100万日圆的花费,这算是一笔不小的支出,由保险公司埋单,个人负担自然可以减轻不少。此后,该保险模式逐渐推向世界。在中国,对“一杆进洞费”的保险也沿用日本模式,2006年便有媒体进行过相关报道,但各大保险公司普遍未将其作为独立险种,而是把它纳入了“高尔夫球员综合保险”,即其中的“一杆进洞费用”条款。只要球员在下场前购买“球员综合保险”,打出一杆进洞,便可获得4000到6000元不等的保险赔偿。当然,这与其说是赔偿,倒不如说是对球友的奖励,所以这笔钱也经常会以球场果岭券的形式交到球友手中。

  保险公司为业余高尔夫赛事“一杆进洞奖”所设的保险是一个独立险种,像阳光财险的《高尔夫一杆进洞保险》、太平财险的《高尔夫球一杆进洞责任保险》,都是此险种下的代表产品。由于大型业余赛事主办方为一杆进洞奖设置的奖品通常都是中高档汽车,价值可达几十万元,因而即使概率低,主办方也不敢怠慢,很乐于投保。通常,“一杆进洞保险”的保费费率不超过标的价值的5%,一辆价值30万元的汽车,保费在1万元左右。

  据保险工作人员介绍,“一杆进洞保险”是市场上的明星,比“球场综合险”和“球员综合险”都要热门,业余赛事主办方投保热情较高,保险公司也乐于推广。但在具体操作时,该险种也存在一些潜在问题。受社会环境影响,保险公司对参赛选手诚信度以及赛事主办方监管比赛规范性等问题存有疑虑,担心会出现参赛选手加杆、重赛等主观行为导致的一杆进洞,所以可能会派风勘人员在现场监督赛程。

结语:在当前的中国,高尔夫保险正处在发展阶段,险种类别和上市产品数量基本能够覆盖国内球场和球友的主要需求。但是,从起步时间和推广普及度来看,整体水平还比较初级,与日本等发达国家相比有相当大的差距,整个市场的规模不够大,不足以吸引保险公司开发更多有针对性的产品。像直接针对个人的“球员综合保险”,虽已问世有时,但仍未推广开。要想使中国高尔夫保险水平提升一个层次,一方面需要广大球友和高尔夫从业者提高保险意识,另一方面则有赖于中国高尔夫行业规模的扩张和保险行业发展的进一步精细化。

上一页第2页 / 共2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