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会待

“是会待吗?不是会待我不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坊间约球开始流行起这么一句话。看来打球的人都是聪明的——人脉广、路子野——消费者从来不过问超低价格的来源是否合理,省钱才是硬道理。依据这个思路,我们大抵可以将低价订场分成以下几种门类

  如果你是每月打一两场球的高尔夫爱好者,也许你对于价格并不十分敏感,毕竟时间对于你来说更为宝贵,好在打球次数有限,七八百元一场球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对于那些每周约球四五场的球疯子来说,订不订得到球场的超低价格,甚至享受会员待遇,积累下来还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不记名卡
  只要有3年球龄,人品不是太差的球手,或多或少都能积累一些打球的朋友圈。不管他们来自于生活中的朋友,还是在球场上结识的球友,相互帮忙订个场,既属于举手之劳,心里也在暗自期许着日后能够礼尚往来。哪怕朋友的朋友,甚至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谁有不记名卡或公司会籍,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本账。

  即使是初学乍练的球手,只要稍微费心,在各种订场公司、约球平台上搜一搜打球价格,也不难找出平日300块钱一场的球了,简直是“贵族运动,工薪消费”。

  如此低价,球场还能盈利吗?

  很多球场为了应对日益增多的竞争,增加平日客流量,推出了一拖一,甚至一拖三的公司卡、不记名卡、年卡、旅游会籍等等促销产品。高尔夫业内对此争论很大,反对的意见主要有两点——伤害了会员的打球权益;降低了会籍的保值性和含金量——球会没有做到当初的承诺,失信于当初花大价钱买会籍的会员的感情。

  但是,从另一方面,这种商业模式也意外地培养了很多打球人口。倒退十年,那时候没有那么多球场,球场生意也不愁做,谁敢想象自己能以300块钱打一场高尔夫呢?托无良球场经理人的福,你如果去练习场看看,一到下班时间,满坑满谷的都是跃跃欲试的年轻白领——只要不挑剔球场,打高尔夫现在是既便宜,又时尚的休闲方式。

球队活动
  球证滥发是打球费用提不高的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球会管理漏洞也让订场中介有空子可钻。球场经理级的干部,甚至会籍销售人员手里都有一定量的试打权限,尽管每月总额受到控制,但是在会籍销售惨淡的今天,试打卖卡无人问津,球场工作者索性将手中的权利拿去换点零花钱,成为了业内不成文的潜规则。

  常规情况下,订场公司标出的打球价格都在会待和嘉宾价之间,而这个价格到会待中间的差价,就是订场公司的赢利点和中间人的好处费。你别小看每个球场这四五十人的差价,一个月下来也是球场员工一笔不多不少的“外快”。而对于订场公司来说,尽可能多的认识不同球场的“线人”,就决定了其订场和盈利能力的强弱。

   “我最初就是在球场上班,干了几年,自己出来成立了一个球队,当初的同事,现在分散到各个球会,他们能帮助我拿到会待。”北京某新组建的球队管理者在谈他的生意经时,露出了自豪的表情,“拿怀柔A球场来说吧,周一周二都是300;平谷的B球场周三给我380含球车;周四、周五可以去昌平的C球场,虽然500一场,但是到了周四周五,上班族都比较闲,C球场又相对离市区近一些,反而参加的人更多。”这支球队能够在短短一年间拥有七八十人的规模,订场便宜起了极大的作用。球队的队员们虽然每年要交2000多元的管理费,但是比起动辄六位数的会籍投入相比,参加球队显然划算得多。而作为球队的经营者,光是一年的管理费就能收20多万,大型活动还不愁赞助商赞助奖品,于是形成了球场有客流,球队经营者有收入,球手打球便宜的多赢格局。

高端客户
  当然,有人喜欢“向组织靠拢”,就有人不喜欢集体活动——受打球时间和地点约束,队友间人际关系复杂等负面因素影响——这种选择成为高尔夫独行侠的球手,也有自己的省钱之道。“在某银行长期存50万,你就成为了他们的白金卡客户,可以通过他们的协议价格订场,还能参加银行定期组织的客户活动。”某小有名气的单差点高手分享自己的省钱心得时说道。这位高手老兄分别在不同银行办理了白金卡业务,并长期出没在各类客户赛事上,拿奖拿到手软,“我现在打球基本不花钱,把奖品挂到网上卖了,再跟同组的小赌一点,足够维持我的打球开销。”对于省钱,高手老兄乐此不疲。

   其实,不仅是银行客户,高端汽车4S店、大学校友会、球具经销商等等都把目光瞄准打得起高尔夫的人群的行业,都有高尔夫联谊活动和赛事,旨在邀请客户和潜在客户低价、甚至免费参加打球活动。商家既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客户交流,拉近彼此之间的感情,又可以让客户更好地感受到品牌的高贵气质,借助高端活动提升品牌形象。

   如果你是这方面的有心人,可以多留下一些个人信息,成为这些商家的会员,他们就会在下次组织高尔夫活动时邀请你。说句不登大雅之堂的话,这种活动的接待规格和奖品设置,往往比球队活动还要高出一筹。

媒体消息
  看到这里,你可能要笑了——的确。包括我刊在内的大多数高尔夫专业类杂志,各大门户网站的高尔夫栏目,手机安装的订场软件,都在不遗余力地组织读者活动和线下比赛。以本刊为例,去年和前年我们分别在北京清河湾和上海美兰湖组织了读者赛,只要现场订阅两年杂志(960元),就可以免费打球,获得签到礼品,并参加抽奖晚宴。要知道,这两家球场在网上能查到最低的价格,平日还要1280元呢。

   开卷有益,不是吗?

   媒体凭什么享有这种优待?其中的道理也不难理解。好的球场需要媒体做宣传,增加或者保持曝光率;媒体也需要以优惠的价格吸引新读者,或回报老订户,彼此各取所需,读者也真正地享受到了打球的实惠,何乐而不为呢?

   你不禁要问,今年的活动在哪儿举行?这里不妨先跟大家卖关官子,反正球场标准较以往只增不减,敬请留意后续消息。

上一页 第1页 / 共1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