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之惑

又到了两年一度“中国十佳教练”的评选期。十年回首,光阴荏苒。中国高尔夫教练行业在市场机制和教学实践中摸索前行,现状如何,且看本刊调查

  高尔夫教练的水平往往决定一个国家高尔夫的整体水平。中国的高尔夫教练由于彼此分散,呼声微弱,一直得不到应有的重视。从2007年开始,本刊秉持着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每两年一次,连续五届开展“中国十佳教练”评选,一方面旨在为读者筛选出活跃在教学一线的优秀教练,另一方面也是弘扬整个行业的正气。前四届评选共评出优秀教练35名,他们分布在全国各地,正源源不断地为中国高尔夫输送着各类人才。但教练行业入门门槛较低,资质认证混乱,收费标准不透明等等问题,仍困扰着行业整体无法走向健康发展的轨道。

“中国十佳教练”戚增发是沪派教学风格的代表

认证机制尴尬
  回溯到2014年,中国高尔夫行业的娘家——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后文简称:中高协)开办高尔夫教练员资质评级考核之始,中国高尔夫教练终于不再是一刀切群体,他们有了法定的资质认证体系:中高协将考试分为初级、中级和国家级三个水平级别,以区分教练业务水平的高下。不论中高协出于什么目的在那个时间节点开启了水平认证的机制,但是从大局来看,有了这项由国家权威机构颁发的从业资质考核,总比之前没有标准,统称为中高协认证教练,更令从业者和消费者有所适从。
  有人提过一个问题,中高协认证的初级高尔夫教练是否具备教学资格?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么中国具备这一资格的高尔夫教练已接近2000人。在高尔夫核心人口三四十万的中国,这一比例并不算大。但问题来了,这2000人都是能挽救你挥杆的名师益友吗?资格认证的方式是否合理?考核流程是否严谨?这些当初的设定,都成为了今天的从业者和消费者诟病最深的话题。
  参与过认证的教练在报名后都会收到类似通知:培训内容包括高尔夫礼仪、基本原理、基本技术、教学结构、专业用语。考试内容也将围绕着培训内容开设:初级教练员的考试由澳大利亚PGA提供试题,考试形式分为实践、理论笔试两部分。实践和理论考试全部合格者由中高协颁发初级教练员资格证书。
  看似全面的业务考核范围,实际上通过考试却非常简单。简单到什么程度?一位通过初级教练认证的教练说:“就理论知识那本小册子,只要小学毕业,看完之后都能及格。”至于实践考试,根据辽宁奥丰体育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从2013年开始,中高协将职业教练的培训委托给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内容是把球打到110到140码之间,宽为25码的区域内,如果5颗球中有3颗球的第一落点落在这个区域内,那么恭喜,考试通过!
  补充一句,考试未通过者也不要气馁,通知中最后还会勉励大家:未通过的项目一年内给予一次补考机会。理论考试的补考时间另行通知;实践考试则是在最后一天全部考试结束后进行。当然,补考并不免费——交400元,可以再试一次。
  那些成名已久的教练,是否有必要参加中高协组织的系统学习呢?首先,教练评级制度是按部就班的,要想得到最高级国家级教练资质认证,每位教练都必须从初级培训开始,历经中级,才有资格申请国家级教练的课程。但是中高协也为入行已久的资深教练网开一面,在通知中备注了以下事项:一,在2006年1月1日以后曾获得中高协教练员称号的教练员需参加中高协组织的初级教练员培训(免考试),并缴纳相关费用后,转为初级教练员;二,在2005年12月31日以前曾获得中高协教练员称号的教练员需参加中高协组织的中级教练员培训(免考试),并缴纳相关费用后,转为中级教练员。(编者注:中高协2005年之前是有下场打球考试的,相对来讲理论知识很少,下场四轮平均80到85杆之间,才能获得职业教练身份。)
  由此可知,只要教练参加了理论培训学习班(初级学费4100元左右,中级学费7800元,不含路费、食宿),智商和运气不至于太差,中高协都欢迎教练们顺利地拿到由国家认证的从业资质认证。
  说到这里,你可能注意到了最重要的问题,初级教练的下场水平是不在考核范围之内的。这也正是从业者和消费者质疑初级教练的根本原因。不考杆数,只有实践考试那一哆嗦,让人有理由质疑——即使100多杆的教练也可以拿到初级资质,大言不惭地去教人如何见“7”?这一设定,大大降低了教练资格的含金量,也令消费者落入浑水摸鱼者的陷阱,损失时间和金钱的代价不计,更有可能伤害了对高尔夫运动的信心。
  上面那位曾经参与过初级教练培训的教练告诉记者,自己在参加了培训课程后,竟然一无所知,原因是翻译的水平有限,澳大利亚讲师在台上讲了半天,翻译只能说出自己听懂的只言片语,大部分高尔夫核心内容,由于翻译无法理解,以至于无从翻译。更有甚者,在理论考试时,考核内容竟然与课堂学习无关,完全是教材默写,让学员们大吃一惊。
  某位曾获得“中国十佳教练”荣誉的教练曾这么描述自己:“客人问我有没有教练资质的时候,我真不愿意告诉他我有,见识过初级教练认证后我就不继续考了,考下来也是侮辱自己。”
  从业者和消费者本以为,中国高尔夫教练行业可以就此走上按级定价的康庄大道,但就现状来看,教练资质认证并没有将高尔夫教练的水平高下划分清楚,反而令人心生疑虑,这样下去,教练行业的水越搅越浑,令局外人愈发良莠难辨。

重庆球手90%都认识或师从过唐伟,这名西南“孩子王”坚持把最新的教学理论运用在实际教学中

收入多少合理
  放眼世界,一个国家的高尔夫水平是和其教练员水平密不可分的。作为理论的发明者和实践者,高尔夫教练往往既需要敦促职业球手打出好成绩,从而扬名立万,又需要指导业余球手,以维持日常生计。在国外,由于高尔夫行业相对成熟,每一个级别的教练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岗位——大牌教练完全可以和数名顶尖球手合作,便足以衣食无忧;刚入行的青年教练也可以从基层服务做起,安身立命之余逐步提升业务水平——这样全社会的高尔夫水平才能正常发展,高尔夫人口得以增长,理论知识传承有序。
  在中国,由于管理机构或许无意的失误,市场对于高尔夫教练的业务水平辨别能力有限,加之高尔夫教练绝大多数出身草莽,急于实现生活水平的转变,便由此产生许多高价低能的“练习场教练”。
  何谓“练习场教练”?这种人一般分为三种:
  “光说不练嘴把式”型。这种教练大多有一项看家本领,男子常见1号木又直又远,专挑练习场人多的时候DuangDuang狂抡;女子多辅以热辣造型,浓情妆容(不是黑女教练群体,但编者确实看到太多不合适宜的短裙、高跟鞋的所谓授课者),引你侧目后,进而指摘你的挥杆问题,再用多媒体手段演示你和球星之间的动作差距,引发你买课学球的冲动……一旦,你购买了他(她)的课时,不好意思,你的问题大多数从改善握杆站位开始……这是教练界秘而不宣的潜规则,不这样做怎么能将课时拉长,将你变成他(她)的稳定收入来源呢?等“学成”之后,你想约教练下场,他(她)多半会提出非常无理的要求——要么下场收费巨贵,要么时间总排不开——目的就是拒绝你的邀请,因为他(她)知道,自己的水平只能停留在练习场。
  “不会教球的教练不是好销售”型。这种教练多半和你亦师亦友,目的不在于较一时一日之长短,在练习场指导你的球技之余,还经常去你的朋友圈点赞,等你们之间的话题转移到一起打球之后,他多半会推荐你去一些新练习场或高端会所球叙,其实他的目的你也多半清楚:不就是办张年卡的事嘛,力所能及尽量帮朋友一把!但你指望他能教出你什么,恐怕多数要以失望告终。毕竟对方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刷卡那一刻,你们的师徒缘分也就“圆满”了。
  “养肥了好宰”型。这种教练经常流动于各地新开业的练习场,或风景度假胜地的球会。他们热情,很亲切,水平高况且收费不贵,你会惊讶于自己终于发现了一位终身导师,并立志要好好和他学下去。几节课后,他会邀请你(如果你邀请他就更好了LOL)下场实践:“打小一点好了,100元/连杆带洞?”你想了想,输赢不大,他还让了杆,最多输了当交学费。一场下来,你并没有输多少,再加上教练的“鼓励”,你的心情很好,信心大涨,天也蓝了,风也爽了……殊不知,这一切都在教练的掌控之中,你正逐步掉入教练的“陷阱”,在他眼中,你已经和案板上的一块肉没什么区别了。当他提出更大的赌局时,他知道,很少有人能抵挡住不断膨胀的自信心,那便是收网的时候了。
  北京民间成立了一个教练联谊会,不时自发组织一些讲座和交流活动。某位曾经当选“中国十佳教练”的教练被推为前辈,请到台上就座,下面的晚辈问他:“您是外来人,能在北京扎根十几年,保持学生不断,口碑很好,秘诀是什么呢?”他不暇思索,脱口便说:“你们1000我800,我便宜啊!”哄堂大笑。他接着说:“但是我对得起这800块钱,你们能做到吗?”全场安静下来了。

范治省长年在观澜湖教学一线,水平高是一方面,他的学生数量绝对在“中国十佳教练”中名列前茅

上一页 第1页 / 共1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