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儿

励志派老炮儿 肯尼·佩里 - 夺冠永远不嫌老

  早年间,肯尼·佩里赢过14个冠军和上百万的奖金。但他从没赢过大满贯赛。那些日子一去不复返。在2013年常青巡回赛赢得两场大赛后,54岁的佩里在美巡赛有一些未了的心愿。这位昔日的职业老将还能拼得过年轻人吗?

  年届54岁的肯尼·佩里和以往一样快乐。他的三个孩子都长大了,女儿最近刚刚结婚,他还有两个孙儿。这位在美巡赛征战了28年的老兵目前把时间分配在美巡赛和冠军巡回赛上,并称之为自己和妻子桑迪的“盛大假期”。让佩里兴高采烈的还有两个更大的理由:2013年夏天,他“背靠背”赢得了冠军巡回赛的大满贯赛——常青球员锦标赛和美国常青公开赛冠军。这让他获得了参加2014年美巡赛球员锦标赛和美国公开赛的资格。

  尽管有2013年的战绩,但佩里仍渴望在美巡赛赢得一场大满贯赛。这样的历史性胜利,加上他的14个美巡赛冠军和冠军巡回赛的胜利,将很有可能为他赢得入选名人堂的通行证(更不用说他的将近3200万美元的职业总奖金收入,在美巡赛历史排名第14位,比杰克·尼克劳斯还多2300万美元)。

  佩里虽富有魅力却也争强好胜,即便是和朋友玩填字游戏他也毫不手软。这位谦逊的肯塔基人接受了美国GOLF杂志的采访,讲述他的近况、他在美国大师赛与冠军的失之交臂,以及为什么2015年是他最后和最好的夺得大满贯赛荣耀的机会。

2013年你收获颇丰,连续赢得冠军巡回赛的两场大满贯赛事。你对自己的成就满意吗?
  两场胜利都很精彩。我在非常难的球场上多次打出63和64杆。但我的职业生涯一向如此。我很善变。职业生涯能延续这么久,并且收获颇丰,我深感欣慰。“两次大满贯赛冠军”——听上去非常棒。过去人们说“你从没赢过大满贯赛”,但是现在我赢了两场。我终于跨过了那道坎儿。

能从常规美巡赛幸存下来,你肯定非常满意。你的坚持有了回报。
  是的,我花了30年去完成它。在我的职业生涯中遭遇了那么多的挫折——打高尔夫失败是难免的。赢的时候没那么多。我想我参加了662场美巡赛,但只赢过14次。高尔夫运动一直是很棒并且回报高的职业,但也充满了失望。低潮比高潮更多。

那些低潮就包括1996年美国PGA锦标赛和2009年美国大师赛。
  我曾有机会在瓦尔哈拉赢得1996年的美国PGA锦标赛,在我的家乡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决赛最后一洞开始时我仍领先1杆,然后在最后一洞我打出加1杆并在延长赛上败给马克·布鲁克斯。那是相当大的打击,结果非常令人失望。随后在2009年美国大师赛,决赛还剩下两洞时我已领先两杆,却在最后两洞连续打出加1杆,最终在延长赛败北。于是你开始想自己是不是中了毒咒。你会认为自己永远也赢不了大满贯赛。别误会——我对我的职业生涯非常满意。对此我心存感激。但离大满贯赛冠军如此接近——我已经将一只胳膊伸进绿夹克了,却没能穿上它。

如果用0到10来衡量,赢得常青大满贯赛在多大程度上填补了这片空白?
  帮助很大。我想说大概是8。这么说吧,它为我贴了一片创伤贴(笑)。从小到大,美国大师赛都是我始终梦想赢得的比赛。如此接近胜利却没能实现……现在我的心愿总算了了!我赢了大满贯赛。

有人说2009年美国大师赛你在第17洞的那记打薄的切击是导致这洞加1杆并最终失利的关键时刻。你同意吗?
  不,导致失利的是第17洞的开球。整个一周,我的目标是采取保守进攻型打法,只在我认为有把握的时候才会直攻洞旗。并且我的推击非常漂亮。突然间,周日我在第16洞将球打到洞杯边1英寸之内。我轻击入洞抓小鸟,然后抬头看领先榜,心说“天呐,我领先两杆了”。于是我从保守进攻型转为保守型打法。

薄的切击是导致这洞加1杆并最终失利的关键时刻。你同意吗?
  不,导致失利的是第17洞的开球。整个一周,我的目标是采取保守进攻型打法,只在我认为有把握的时候才会直攻洞旗。并且我的推击非常漂亮。突然间,周日我在第16洞将球打到洞杯边1英寸之内。我轻击入洞抓小鸟,然后抬头看领先榜,心说“天呐,我领先两杆了”。于是我从保守进攻型转为保守型打法。

当你在美国大师赛的决赛末期处于领先时,感受到的压力如何?
  我的身体僵硬、头脑僵硬,我开始操纵球而不是对着球挥杆。我想的是“你只要以标准杆完成最后两洞然后赢下大师赛”。在第17洞,我的开球挥杆受阻,球飞进右侧树林,但我很幸运——球击在一棵树上然后弹回球道。麻烦的是,我离球洞还有200码,整个一周我在这洞都是140码攻果岭。我一直用9号铁或劈起杆攻上果岭,但现在我不得不改用6号铁杆。我击出漂亮的一杆,球在洞杯旁落地,但却滚出了果岭。切击一直是我的弱项。我很紧张,结果打薄的球被击出果岭。第二杆切击更难打!但我还是一切一推(加1杆)完成了这洞,仍握有1杆领先。

你在1996年美国PGA锦标赛和2009年美国大师赛最后一洞的表现如出一辙。
  是的,我在1996年的决赛日在瓦尔哈拉球场第18洞因开出左曲球而陷入麻烦,打出加1杆;2009年美国大师赛决赛轮第18洞也开出左曲球掉进沙坑,并且没能直接攻上果岭。(那个沙坑)很深,我把球击出沙坑偏左,然后打了一记长切击。但你知道吗?我的推击球位和我曾见过的马克·奥米拉获胜时是一样的。球位与洞口平齐,距离大约20英尺远。我知道球路如何偏转,我熟悉这个推击,而且我已经胜利在望。然后我打了此生最糟糕的一个推击。我的触球太轻,并且向左拉。看上去好像我是为了让长推接近洞杯。其余的就不用多说了。

那年你和查德·坎贝尔在大师赛延长赛上双双输给安杰尔·卡布雷拉之后,你收到了超过700封慰问信。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的?
  最突出的一条是:“我的两个儿子正坐在这儿观看你的采访,面对失败你表现得如此有风度,我希望两个儿子长大后像你一样。”那条信息让我的痛苦减轻了很多。所有的一切都关乎于你是谁,你代表着什么。如果输掉美国大师赛是我所经历的最糟糕的事,说明我拥有了一个相当幸福的生活。我的孩子们哭得比我还厉害。

你的职业奖金收入将近3200万美元。你愿意从中拿出几百万去换一座大满贯赛冠军?
嗯,我愿意用全部去换一场大满贯赛,然后我会挣到更多。就是这样。输掉美国大师赛或许让我损失了2000万美元,在赞助商和出场费方面。一切都被放大了。如果你是大满贯赛冠军,所有的一切都会成四倍地增长。我曾达到世界排名第4。我无法赶上泰格,但如果你是排名世界前5并且赢了大满贯赛,一切都会变得难以置信。所以,我愿意用全部奖金去换,因为我会在之后的很长时间挣到更多的钱(笑)。

你觉得自己还能在美巡赛夺冠吗?
  我能,可能性很大,只要天时地利。不一定在那些需要大力击球的球场。我仍能将球打到300码远,但如今那些家伙能打到330、340、350码。但随着年纪变大,我发现我的铁杆击球不如以前那么高。要想在美巡赛竞争,你得能打高球;必须能打出高飞、软着陆和旋转的击球。如果我碰到一个刚刚下过雨的球场,果岭很软并且我的推击状态正佳——还是有很多在长度方面不会击垮你的球场。那将会是一场完美的竞争,但我感觉我仍能赢。

你曾两次入围莱德杯美国队。一次被击败,在2004年;一次击败了对手,在2008年你的家乡州。哪一次更激烈:输的还是赢的?
  什么都比不上获胜和开香槟庆祝时的狂欢。我的入围过程是这样的:我把全部身家都押在上面,我(在2008年)接近队长保罗·阿辛格,尝试入选他的团队。我当时在亚特兰大打比赛,我输掉了延长赛。在第二天的报纸上,保罗说:“加入我的莱德杯队伍的人必须能赢。”我原本非常沮丧,但他的话激励了我。那个夏天我赢下了三场比赛,得以入围他的团队。我的世界排名在100以外。我必须赢得比赛,结果我度过了一个精彩的夏天。

你将得到的激励归功于保罗·阿辛格?
  是的。他激励了我。我本来也有很多动力,因为我想让肯塔基州的人们记住我是因为我为莱德杯的优胜队效力,而不是因为1996年我在瓦尔哈拉的失败。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那场(莱德杯)比赛是我感到压力最大的一次。

莱德杯的压力并没有让你在周日的单人赛受到影响,你击败了亨里克·斯滕森。
  前6洞我抓到5只小鸟。我们来到第7洞发球台,亨里克说:“你今天不会让我好过,是吧?”他说话带瑞典口音,听上去挺滑稽。我看着他心想:“老天,我赢定这家伙了。”我打心底里相信这将是属于我的一天。整个赛季亨里克都表现优异,他还是一名优秀的比洞赛选手,而且他的球技相当出色。但我的决心是如此之大。我的推击连连得手。我看上去就像是本·克伦肖附体。并且我的推击丝毫没有犹豫。

2008年在莱德杯的四人两球赛上你和吉姆·福瑞克也配合得很棒。
  保罗给所有12名队员归类。他把我们分成小组。在我的小组里有布·威克利和J·B·霍尔斯,我们三个都是乡下人。但是吉姆·福瑞克也被分到我们组,他可是来自匹兹堡的城里人!我心想:“噢,他可不适合我们组。我们得教会他说乡下土语之类的。”(大笑)我想和J·B搭档,但保罗说:“我可不想让你们在赛场上背负着肯塔基人的重担为国家而战,如果你们俩在比赛中失利,会让所有人泄气。”

为什么从那以后美国莱德杯队就一蹶不振,2010年、2012年和2014年都输给对手?
  我不知道。孩子们都非常优秀。看看总统杯的参赛队,我感觉那支队伍和欧洲队一样强大,而且我们在总统杯的表现毫无问题。但在莱德杯,我们的思维出了问题。

世界高尔夫名人堂在2014年没有增选成员。你如何看这件事?
  我对他们十分不满,我认为马克·奥米拉应该入选。赢过两次大满贯赛和15个冠军的弗雷德·卡波斯都入选了。马克·奥米拉拥有两个大满贯赛冠军、16次胜利,还有一个美国业余冠军。他比弗雷德更有资格。是因为政治原因吗?为什么马克不能入选名人堂?他应该在弗雷德·卡波斯之前入选才对。人人都喜欢弗雷德,我也是他的球迷,但看看数字。谁赢的更多?我喜欢雷·弗洛伊德说的:他们越来越不靠谱。

你和维杰·辛格是好朋友。你不觉得你俩凑在一起很奇怪吗——易怒的斐济人和随和的肯塔基人?
  我喜欢和他一起打球、跟他比赛。我很尊敬他,他也尊敬我。维杰曾多次受到媒体的攻击,于是他给自己戴上保护壳。但当他和我在一起时会卸下武装。我喜欢他大笑的样子。他爱跟人叫板,但我总是予以还击。

他是怎样跟人叫板的?
  2005年在湾丘,我们俩同在最后一组出发。下场前我们来到盥洗室洗手,他说:“今天我会让你输得很惨。”然后冲着我咧嘴大笑。我说:“你走着瞧吧。”打到最后一洞时我们平局(那是一个四杆洞,果岭前方有岩石和水塘)。然后,他的击球打中石头落水。我则大力攻上果岭、两推获胜。但我永远不会忘记,“会让你输得很惨”。

在2014年,两个巡回赛你都有参加,设想一下:如果10名冠军巡回赛的最佳选手与10名美巡赛的最佳选手在一个较短的球场对决,哪一方会获胜?
  我喜欢这个主意!我希望采用莱德杯的形式。我很愿意看到哈尔·埃文收拾泰格·伍兹(大笑)。哈尔68岁,仍然可以轻松地打出他的年龄杆数——神奇吧。年轻球员具有优势,但在我心底,我认为我们能击败他们。我确实这么想。我们有弗雷德、伯纳德·兰格、汤姆·莱曼。我们或许会赢,因为没有压力——你会期望我们输。当然,这样的比赛永远不会发生,因为如果我们击败了他们,那将是非常丢脸的事。但肯定会很有趣。

你的14次美巡赛胜利有11次是在40岁以后取得。为什么你会成为首批在40岁之后达到职业巅峰的球员之一?
  过去每个人都认为职业生涯到35岁就结束,现在是45岁。很大程度是因为装备的进步。我想是球使我们在一起。现在的球不会偏转很多。我曾经打出大幅度左曲球。现在只会打出只偏转10码的小左曲球。非常有趣,用的是同样的挥杆动作,并且我无法打出从前的左曲球了。

你今后的希望和目标是什么?你是那种会退休的人吗?
  我只想享受这项运动。我曾经如此地专注,比赛时总是盯着球道,从来不看观众,从来不看周围。现在我发现自己会观察一下人群,或者打个招呼。这就是享受我已经取得的成功,享受每天走在球道上。这就是生活的快乐。生命太短没有时间妄自痛苦,所以要尽情享受。

上一页第2页 / 共4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