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种武器

关于古龙先生的《七种武器》,此处无需赘言。七种武器,七个中篇,七个主人公,七段迥然不同的故事,个个精彩。顶级巡回赛上也有让人铭记在心的“武器”或是“绝学”,这些必杀技未必会排在单项数据榜首位,但往往能够成就传奇

长生剑

人物:菲尔·米克尔森
武器:态度

  古龙说:“第一种武器不是剑,而是笑。”当然,笑在巡回赛上是得不到冠军的,但米克尔森的笑却能赢得人心。
  古龙又说:“一个人只要懂得利用自己的长处,根本不必用武功也一样能够将人击倒。”这话放在职业赛场上有些不大合适,但不可否认的是:米克尔森的确是一个善于利用“长处”,又拥有高强武功的人。
  征战巡回赛多年的米克尔森几乎没有技术短板,只是获得的亚军次数比较多。所以,即便他荣誉无数,也只落了个“千年老二”的名号。但这并不妨碍球迷对米克尔森的喜爱。走在球道上,面对球迷的欢呼声和掌声,米克尔森总是报以彬彬有礼的微笑,绅士得不能再绅士。毫无疑问,米克尔森对待球迷的态度让他的内心更强大。关键时刻,他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得民心者得天下”在高尔夫球场上一样行得通。


孔雀翎

人物:亚当·斯科特
武器:长推杆

  孔雀翎是一种早已不存在的暗器。高立向朋友秋凤梧借来孔雀翎,信心十足地杀了强敌,这才发现孔雀翎已丢失。而秋凤梧告诉他,孔雀翎早就没有了,他借给高立的只是“信心”。古龙说:“真正的胜利,并不是你用武器争取的,那一定要用你的信心。无论多可怕的武器,也比不上人的信心。”
  过去几个赛季,澳大利亚人将长推杆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尽管他的开球、球道击球等能力也在飙升,但不可否认长推杆让斯科特收获了更多自信,他变得难以被击败。2015赛季,斯科特会在大部分时间里使用正常推杆(长推杆禁令将在2016年生效),但长推杆带给斯科特的良好推击感觉和信心也许会让他的整个赛季持续受益。


碧玉刀

人物:里奇·福勒
武器:全挥杆

  《碧玉刀》中的段玉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侠士,不曾练达人情,却以他几近天真的诚实赢得了一帆风顺的“运气”。《碧玉刀》说的其实不是刀,也不是人,而是诚实。引申到职业赛场,从出道就表现得极具竞争力的里奇·福勒与段玉倒是有几分相似——他对比赛的专注力,对自己的高要求,何尝不是一种诚实。
  最初,里奇·福勒是橙色的代言人,典型的“青春无极限”范儿,但球场表现只能用“初生牛犊不怕虎”来形容,根基并不扎实。如今,修炼了内心,完善了挥杆动作的福勒开始向顶级球员阵营靠拢。年轻人能在出道仅几年就有如此的职业规划,着实不易。里奇在2014赛季的转变并不只是靠球技的驱使,他还强化了心理和准备工作,让自己在大满贯赛中更具竞争力。2015赛季,且看福勒如何攻城掠寨。


离别钩

人物:卢克·唐纳德
武器:沙坑球

  《离别钩》中的杨铮有爱,有决心,面对外来的压力,他没有屈服,也没有崩溃。在关键时刻,他拿起了离别钩——因为他不愿被人强迫与他所爱的人离别。是的,用离别钩,只不过为了要相聚。
  如何在球场上不屈服,不崩溃,即便是遇到高难的沙坑球位,却依然可以用形如离别钩的沙杆打出高超一击成功脱困。首先,要有无懈可击的沙坑击球技巧;其次,还要有一颗敢于打出侵略性一击的大心脏。
  外表绅士、内心平静的卢克·唐纳德无疑是一位沙坑球高手,即便他的沙坑球数据没有排在数据榜前列,他仍是一个可以信任的沙坑击球手。也许是内心有爱,有决心,不想错失任何一个与小鸟球相聚的机会,唐纳德失误的时候很少。在巡回赛上,他简直就是稳定的代名词。


多情环

人物:罗里·麦克罗伊
武器:野心

  多情环,本是何等诗意的一件兵器,可有谁看到了其背后的无情?古龙说:“仇恨本身,就是种武器,而且是最可怕的一种。”诚然,巡回赛上的竞争再激烈也谈不上“仇恨”二字,但欲望和野心却始终占据着职业赛场,这是顶级职业球员称霸巡回赛的必备元素。
  少年出道的麦克罗伊在见到高山之前,并没有今日的欲望和野心,那时他只知狂练球技。在见识到伍兹、米克尔森等“高山”骄人的成绩和强大气场之后,麦克罗伊渐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可以称霸高尔夫世界的人。
  显然,他掉入了欲望的海洋。
  为了达成称霸目标,麦克罗伊先后甩掉两任女友,更换球具品牌,并与原经纪人分道扬镳,一时间他成了利益和野心的代名词。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他收获的大满贯赛冠军数量也在呈递增趋势。这不能不说是欲望和野心的作用。


霸王枪

人物:巴巴·沃森
武器:勇气

  《霸王枪》中有一个时而自称聪明,时而自称愚蠢的丁喜。但是丁喜自始至终不变的一点是——他勇敢地面对任何一件事。古龙为其总结道:“一个人只要有勇气去冒险,天下就绝没有不能解决的事。”古大侠的话未必都有道理,但在某一个时刻,他一定是对的。
  尽管没有身处武林高手云集的江湖,但在一个崇拜个人英雄主义的国度,巴巴·沃森一样成为了英雄。
  巴巴·沃森的勇气绝非一般职业高手能及。现在想想,在奥古斯塔树丛的包围下,谁会有勇气像沃森那样击球。但让巴巴·沃森碰到10次这样的球位,他至少会有9次选择充满想象力和侵略性的击球——即便有8次会失败。在紧要时刻,他宁要选择冒险,也不会选择稳健。
  而外形上,巴巴·沃森也是典型的“霸王枪范儿”。他挥舞粉色1号木轰出暴力一击时与霸王枪的名号简直就是“天生一对”。


拳头

人物:亨里克·斯滕森
武器:3号木

  拳头究竟是不是武器?有人说它不算“七种武器”之一,有人认为拳头才是“七种武器”中最具力量和杀伤力的“武器”。套用一句古龙体,“当一个人只把拳头当作自己唯一的武器时,这拳头一定是坚硬而致命的,甚至无人能敌。”
  在巡回赛上,当大家都用1号木开球时,孰远孰近差别并不大。可当亨里克·斯滕森用3号木,其他人用1号木时,看得出瑞典人的力量的确惊人,就像招招致命的“拳头”。斯滕森的3号木击球距离轻轻松松就可以达到300码以上,他通常的击球距离在315码左右。当然,必要时他还可以更远。斯滕森的脾气有时也很像《拳头》中的小马,比如在折断球杆、捣毁更衣柜时。当然,愤怒到极点瑞典人也不会将拳头挥向任何人,他的“暴力出口”只有3号木。

上一页 第1页 / 共1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