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公开赛次轮凯梅尔领先 小麦落后9杆

  北京时间6月14日,在看上去注定要出现好杆数的一天中,德国名将马丁-凯梅尔连续打出两轮65杆,创造了美国高尔夫公开赛36洞纪录,追平了6杆优势纪录,看上去他已经步入了大满贯赛第二胜的快车道。很可惜,梁文冲为中国内地所做的伟大尝试止步于北卡罗来纳时间星期五,他连续第二轮74杆,无缘决赛。

  马丁-凯梅尔打出的这种类型高尔夫在美国公开赛很少见到。也许这足以引起对足球狂热的德国注意。无论如何,松树丛2号球场的另外155名选手肯定已经注意到了。马丁-凯梅尔星期五打出又一个65杆,低于标准杆5杆之后创造了美国公开赛36洞纪录,一早获得8杆优势,最终带着6杆优势进入周末,毫无疑问,这让所有人都在怀疑德国29岁选手是不是在打另外一座球场,或者另外一场比赛。

  马丁-凯梅尔两轮成绩为130杆,低于标准杆10杆,以一杆优势打破了麦克罗伊2011年在国会乡村俱乐部创造的杆数纪录。

  布兰登-托德(Brendon Todd)下午出发,他与马丁-凯梅尔一样,交出了没有柏忌的一轮:67杆,他以136杆(69-67),低于标准杆4杆,单独位于第二位。布兰德-斯内德克尔(Brandt Snedeker)68杆,罗相昱(Kevin Na)69杆,以137杆,低于标准杆3杆,并列位于第三位。

  布鲁克斯-科普卡(Brooks Koepka)是为数不多通过欧巡赛进阶的美国选手,他在最后一个洞抓到小鸟,打出68杆,与达斯汀-约翰逊(69杆)、布兰登-德-约格(Brendon de Jonge,70杆)、亨利克-斯滕森(69杆)以及美国PGA锦标赛前冠军基根-布拉德利并列位于第五位,成绩为138杆,低于标准杆2杆。基根-布拉德利与马丁-凯梅尔同组,他发起了反击,交出69杆。

  淘汰线为145杆,高于标准杆5杆,总共67人晋级,其中不包括梁文冲。梁文冲通过日本区选拔赛入选,他今天的小鸟数多了一只,可是他在两个洞吞下双柏忌,最终交出了与昨天一样的杆数,两轮成绩为148杆,高于标准杆8杆,与淘汰线相差太远。

  不过梁文冲就是先行者,他是第一个参加美国公开赛的中国内地选手。这让2014年成为中国内地男子选手值得铭记的一年,因为到今天他们的足迹终于走到了所有四场大满贯赛上。

  马丁-凯梅尔成为美国公开赛历史上第六个在任何一点达到双位数红字的选手,他的6杆优势追平了2000年由泰格-伍兹创造,2010年麦克罗伊曾经追平的36洞领先纪录。泰格-伍兹和麦克罗伊都轻松赢得了各自的那一届美国公开赛,泰格-伍兹领先15杆夺冠仍旧是赛事历史上最大胜差。“如果他像这样再做两天,那么我们所有人都只能争取第二名了,”亚当-斯科特说。

  2000年在圆石滩,2010年在因雨软化的国会乡村,大家的确有这种想法。以麦克罗伊2010年的胜利而言,他四轮就创造了268杆,低于标准杆16杆的72洞纪录杆数。“我打国会乡村的时候,我心里想:‘你怎么可能打出那么低的杆数?’或许别的人现在也是这样想我的吧。”马丁-凯梅尔说。

  快速移动的雷暴昨天晚上浸湿了松树丛,可是它并没有让球场变得容易起来。旗杆位置插得更难。在每个角落都有麻烦等着你。只不过马丁-凯梅尔没有发现而已。他在10号洞五杆洞开局,一上来抓到一只很短的小鸟,而后推入20英尺和25英尺小鸟推,转场之后,他在第三洞四杆洞开了一个很漂亮的球。那个洞的发球台今天向前移动,让它的长度只有315码。德国人的开球完美地落在两个沙坑之间,小球弹跳上了果岭,他因此两推抓鸟。

  领先因此不断扩大。“我看了领先榜,真是享受。”马丁-凯梅尔说,“能看到发生什么事情,看到自己,看到如果你领先5、6杆你会做出什么反应……我不知道,可是那样打高尔夫非常好。”

虽然红字数比过去两年多——两轮过后总共13人在标准杆之下——本届赛事还是像一场典型的美国公开赛。达斯汀-约翰逊开局连续打出两轮69杆,这是一个本周开始之时,他会开心接受的杆数。也许他认为这足以取得领先。“我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后8杆。”达斯汀-约翰逊说。

  下午的时候,选手们缩小了一点差距。布兰登-托德打出67杆之后,将马丁-凯梅尔的优势缩小到6杆,明天将与德国人一道从最后一组出发。“十分明显,开始这个星期的时候,你问任何一个球员,两天你的成绩为低于标准杆4杆,你是否会接受,又或者你是否会处于领先位置,每个人都会说是的。”布兰登-托德说,“马丁打得超级好。我甚至在早上看了一点报道。他在17号洞,三杆洞,打了一个球,小球最终停在洞口左方10英尺。他看上去却像很震惊。他觉得很疯狂。我的意思是说,那样的球在这个星期是我的好球,因此很明显,他正在一个真正好的水平上比赛。”

  这个星期最好的故事无疑是米克尔森在获得创纪录6个亚军之后终于夺冠,实现终生全满贯。他本轮交出73杆,两轮成绩为143杆,高于标准杆3杆,位于并列33位。很明显,他的希望已经被马丁-凯梅尔浇熄。“我听说他打的是3号球场。对的吗?他所做的难以置信。这里能打出低于标准杆4、5杆吗?是的。低于标准杆10杆?不,我觉得不可能。我猜想只有他能打出来。真是了不起。”罗相昱说。

  2010年,马丁-凯梅尔已经在呼啸峡赢得了美国PGA锦标赛。上个月,他获得了大满贯赛之外最好的一场比赛:球员锦标赛。在德国,任何高尔夫球手要成为头条都很难,特别是在世界杯年。至少德国要在星期一才在巴西开始比赛。“那是第一场比赛,因此报纸还能写一写我。”马丁-凯梅尔说,“足球是我国最大的体育项目。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第一场比赛了。我想高尔夫,不是那么重要,我能做的不多。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希望我能出现在报端。”

  如果取得胜利呢?“也许能延续到星期一,12点钟,接着就全没了。”他笑着说。

  当他赢得美国PGA锦标赛的时候,当他一年之后上升到世界第一位,这就是每个人所期待的“德国战车”。可马丁-凯梅尔觉得自己的球技不够完善,因此他开始潜心开拓小左曲的打法——他的自然打法是小右曲——而他在练习场花了两年孤独的日子最终成功。

  此时此刻,他看上去不会犯错。每次马丁-凯梅尔看上去陷入麻烦的时候,他都能成功逃亡。他开球开到14号洞的一个沙坑边缘,可是他做得足够好,将小球击到了果岭前方,距离70英尺远。在唐纳-罗斯创造的龟背果岭上要推长推是极端难的,以至于他的第一推,小球差一点从果岭上滚出去。不过他回头就推入了12英尺保帕推杆。

  到一轮结束的时候,马丁-凯梅尔感觉疲惫了,而这显示了出来。他在六号洞与七号洞都击球下沙坑,两次他都救到了非常近的距离。他另外在八号洞果岭前方拿下了一个非常艰难的两推。

  他花了一整天向前。现在,每个人都需要他回来一点点,这样他们才有机会。可是马丁-凯梅尔不希望改变自己的策略。“因为如果你想着捍卫什么的时候,你会收回来,那绝不是什么好事情。”他说,“你只希望继续前进。你希望继续打下去。你希望挑战你自己。如果你能保持积极进攻,打出正确的球。那将是与自己的一场好战斗。”

  那正是本届美国公开赛目前的情况。一个人的表演!

上一页 第1页 / 共1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