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银行锦标赛斯皮思淘汰 霍夫曼63杆获领先

  北京时间9月6日,“美国高尔夫小鲜肉”乔丹-斯皮思生涯第一次连续两周遭遇淘汰。马萨诸塞时间 星期六,美国大师赛和美国公开赛双料冠军在后九洞的五个洞中吞下3个柏忌,直到最后一个洞,他才抓到一只小鸟,可是到那个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他打出74杆 之后,以3杆之差遭遇淘汰。

  查利-霍夫曼(Charley Hoffman)在波士顿TPC打出另外一轮低杆。他抓到9只小鸟,打出63杆,两轮成绩为130杆(67-63),低于标准杆12杆,反过来领先第一轮领先者布兰登-德-约格(Brendon de Jonge)3杆。

  津巴布韦选手布兰登-德-约格本轮交出68杆,以133杆,低于标准杆9杆,单独位于第二位。

  英国公开赛冠军扎克-约翰逊没有柏忌,抓到6只小鸟,交出65杆,与瑞奇-福勒(Rickie Fowler,67杆)、凯文-查培尔(Kevin Chappell,67杆)、马特-琼斯(Matt Jones,67杆)并列位于第三位,落后4杆。

  美国PGA锦标赛冠军简森-戴伊上个星期刚刚赢得巴克莱精英赛,积分排名位于第一位。他连续第二轮打出68杆,以136杆,低于标准杆6杆,并列位于第十位。

  世界第一麦克罗伊伤后第二度参赛,他吞下5个柏忌,包括最后6个洞4个柏忌,打出74杆,两轮成绩为144杆(70-74),平标准杆,位于并列第59位。这意味着乔丹-斯皮思即便本周遭遇淘汰,他在德意志银行锦标赛尘埃落定之后,仍旧可能重返世界第一位。

  乔丹-斯皮思的两轮成绩为148杆(75-73),高于标准杆8杆,已经连续四轮打出高于标准杆,没有一刻接近晋级。

  这是乔丹-斯皮思多次做到第一次的一年,不过星期六的这个第一次可没有什么好庆祝的。“今年我做到了许多我从未做到过的积极的事情。这是我从未做到过的消极 的事情。” 乔丹-斯皮思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通常情况下,我的心理层面都是我的强项。我觉得这是我相对于其他球手的优势。但是过去两个星期,这却成为了我的弱 项。”

  也许是他的幸运,联邦杯总决赛第二个回合差一点失去两位世界头号选手。麦克罗伊上个星期在没有参赛的情况下,重新回到世界第一位。当他来到最后一个洞的时候正好位于淘汰线上,他需要保一个帕。结果他从沙坑之中一切一推抓到小鸟,获得一杆喘息空间。

  这让简森-戴伊获得了绝佳的机会。落后6杆的他如果能冲上去夺冠,他将首次登上世界第一位。

  这是两年前乔丹-斯皮思在英国公开赛和美国PGA锦标赛连续打出5轮高于标准杆以来他第一次处于这么长的低谷之中。他只有在简森-戴伊不夺冠,麦克罗伊不进前十名的情况下才能返回世界第一。当然这种几率并不是不存在的。

  无论乔丹-斯皮思心里想的是什么,都没有帮助,因为当今天他来到波士顿TPC的时候,已经落后16杆了。

  查利-霍夫曼一早出来就在11号洞,三杆洞抓到一只死鸟。接着他推入了4个12英尺以内的推杆,以及3个5英尺以内的推杆。最后两个洞,他一个柏忌,一只小鸟相互抵消。

  上一次,查利-霍夫曼在波士顿TPC打出低杆的时候,他带走了奖杯。这次不同,他还有两轮要打,才能迎来劳工节的终点。

  “这与五年前有点不同,” 查利-霍夫曼说,“那个时候,我从落后状态杀上来,因此我不用处理领先。任何时候你处于领先位置,你都会给自己施加压力。十分明显,我今天晚上要处理好压 力……我要努力做我正在做的事情,推入许多推杆,上一定数量的球道。那对于我而言是一个很好的组合。”

  因为脚踝受伤,这仅仅是美国公开赛以来,麦克罗伊第二次参赛。与美国PGA锦标赛很像,北爱尔兰人的主要问题是抓分。他在后九洞遇到了一对三推柏忌。那个时候,他以恐怖的速度丢杆,直到最后一个洞五杆洞,他开出了关键性的一杆,为自己制造了抓鸟机会,才解除警报。

  “我想那显示出我没有打多少竞赛高尔夫,”麦克罗伊说,“当我给自己许多机会,将球击得靠近得时候,我又没有推入推杆。我想两天以来我有3、4次三推,我真的什么也没有拿下。因此蛮挣扎的,不过更多是心理上的,因为我一直努力启动起来,而什么也没有发生。”

  乔丹-斯皮思明白这种感受。他这个星期的目标是尽可能打到标准杆之下,从而获得动力,特别是在巴克莱精英赛上已经遭到淘汰的情况下。与之相对,他在第一轮四 个洞之后,成绩已经为高于标准杆2杆。这个夏天一直在追逐历史,乔丹-斯皮思可悲地追逐起晋级来。在今天开局连续打出12个帕之后,他又开始吞下柏忌,这 让他没有一刻接近晋级线。

  他至少确保了巡回锦标赛开始之时,联邦杯总决赛前五席,拥有争取1000万美元的绝佳机会。而在东湖之战之前,他在芝加哥康威农场还有一个回合的总决赛(BMW锦标赛)可以调整。

  “未来两场比赛,我的步子中需要有一些傲气,”乔丹-斯皮思说,“我觉得我的球技中没有多少需要纠正的,在康威农场之前,我只是需要更勤奋地锤炼自己的推杆。 接着我心理上才能控制住。无论情况好与坏,我可以控制我步子中的傲气,这是你在绳圈中必须做的事情。而当我去芝加哥比赛的时候我需要带着这一点去。”

上一页 第1页 / 共1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