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思而后行

  USGA完全错了,腹式推击不是作弊,它是业余球手颇为需要的一种技术

亲爱的USGA:

  我承认,我们曾有过分歧(你们曾禁用过我设计的8款推杆),但那些事已经过去了。我跟你们的执行理事迈克·戴维斯和R&A的CEO彼得·道森颇为熟悉,我把他们看作是自己的朋友。我喜欢这两位先生,我很清楚保护这项运动是一份艰难的工作。我对他们的努力表示钦佩。

  我写信的原因是,请你们重新考虑或修改禁止一切球手使用腹式推杆与长推杆的计划。你们表示,之所以有这种打算,是为了使所有人遵守同样的规则,让所有人参与“同样”的一项运动。我发现与这种论点相关的事实还有不少:

1.2011年,你们禁止职业球员和顶尖业余球手使用方形沟槽的挖起杆,但允许其他人继续使用这种球杆,至少直到2024年。

2.你们举办的职业比赛和顶尖业余比赛总是安排在球道长度超过7000码的球场,但你们允许业余球手使用靠前的发球台,并且将架球位置前移。

3.你们允许使用在有效压缩的情况下能够飞得更远的球,尽管只有巡回赛水准的挥杆能够制造这样的压缩。

4.你们要求职业球员必须走路打球,而大多数当代球场都只允许驾球车打球。

5.你们允许职业球员使用高瞬间惯性的1号木杆,以便增加开球距离,但这种球杆的弹簧式效果是挥杆速度较慢的球手们(即大多数业余球手)享受不到的。

6.典型的公众球场和乡村俱乐部球场的果岭速度为8到10英尺,而你们公布的去年6月美国公开赛期间奥林匹克俱乐部的果岭速度为13英尺。

  这种不同(它们还不止以上这些)让人们感到,我们参与的并不是同样的一项运动,或者我们并不是以同样的方式参与这项运动。实际上,我们也不应该以同样的方式参与这项运动。因为这项运动对于业余球手而言已经够难了!

  想想看,如果你们要求业余球手和职业球员以同样的方式参与这项运动,会有多少业余球手流失,业余球手享受到的乐趣又会失去多少?所谓同样的方式,我指的是球道超长的球场,狭窄的球道,高高的长草区,超快速果岭,高难度洞杯位置,低旋转杆面沟槽的挖起杆。哦,还有要求球手们步行!

  我的观点是:如果你们准备禁止顶尖球员们采用腹式推击,你们同时要考虑到不影响大多数球手继续享受这项运动的乐趣。很多业余球手都在使用腹式推杆和长推杆,他们没有伤害任何人。不要对这种球具下禁令,不要把它们定义为作弊。我们应该把它们看成是与球车、测距仪、慢速果岭和球道短的球场同样的东西,不适用于美国公开赛,但适用于业余球手和友谊赛。

  我们需要推广这项运动,而不是收缩阵地。我们需要让球手们享受到更多的乐趣,而不是把高尔夫运动变得更难。根据我的计算,如果你们在全球范围内禁用腹式推击,会有100万名球手退出这项运动,还有100万名球手享受到的乐趣会减少。我的依据是,在我的学校里,有很多球手在采用腹式推击以后,开启了高尔夫的第二春。让这些人留在高坛对于这项美妙的运动非常重要。

  诚恳地建议你们考虑。

上一页 第1页 / 共1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