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林克斯沙坑

  对球友来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你在果岭,而我却在沙坑。如果赶上林克斯沙坑,那这距离将会更加遥远。即便是顶级职业球员,有时也拿林克斯沙坑没办法。谁让高尔夫始作俑者偏爱这种狂野的“洞穴”呢?

  对职业球员来说,小球进入沙坑显然要比深陷长草好得多,毕竟前者可控,后者难以操控。但如果是林克斯球场,沙坑的“威力”将立涨10倍,你可能会侥幸成功脱困,但大部分时候深陷林克斯沙坑都会让人为难,杆数增加是常见的事。

  还记得2012年泰格·伍兹(Tiger Woods)在皇家莱瑟姆&圣安妮球场第6洞那记尴尬的“卧虎击球”吗?还有从小就深谙林克斯沙坑之道的格雷姆·麦克道威尔(Graeme McDowell),当他面对难以逾越的锅状沙坑时,也要放弃向前进攻——必须认栽!

  除了向球员展示自己的难度,林克斯沙坑也让林克斯球场更具个性和气质。真的想象不到,如果没有锅状沙坑,伟大的英国公开赛还会一直伟大吗?要是真的没有锅状沙坑,苏格兰林克斯文化也会变得索然无味。

  当然,林克斯球场不只有一种锅状沙坑。面积巨大,与长草几乎融为一体的沙坑也是极特别的一种,它同样让顶级职业球员感受到恐怖。

令人尴尬的洞穴
  在林克斯还未向内陆发展的黄金时代,沙坑的意义完全不同于今天。林克斯沙坑在山胡桃木杆身与古塔胶球风行的高球世界里,对所有球员都是一场灾难。

  它的存在让球员们惴惴不安,而开球需要盲打的那些洞则更加恐怖——没人知道自己的小球会在球道上还是沙坑里。在那个时代,沙坑顺理成章地成为各大林克斯球场引以为豪的“标志”。


面对恐怖沙坑,伍兹和麦克道威尔选择了截然不同的打法。前者卧射强攻,后者以退为进

  林克斯沙坑有面积巨大的沙坑带,也有一些锅状沙坑。相比大面积沙坑,锅状沙坑又小又陡,有时恐怖得让你放弃向前进攻。唯一的脱困方法是向后打,或者向侧面打,增加一杆也许是幸运的。苏格兰林克斯球场到处都是这样的沙坑。

  由于林克斯球场总体地势的起伏不断,许多沙坑处于球员们的视线之外。于是乎,球员们经常以一种滑稽的方式在沙坑现身。他们不光要想着如何将小球救出沙坑,有时还要考虑如何让小球落入沙坑里的好位置,因为这种落入是为了救出——这才是沙坑障碍真正的意义所在。

  在沙坑里,球员们采取单腿站立状、支撑状的画面比比皆是。我们会发现高尔夫一下子涌现出很多种打法,而这些打法是在其他类型球场看不到的。

  锅状沙坑是如何演变而来?据说,锅状沙坑最早只是绵羊挖掘用来寻求庇护的大洞穴。羊群的小便破坏了草皮,并在这个过程中形成沙状废弃物。随着时间推移,洞穴的尺寸在渐渐扩大,最终形成了绵羊合适的暂住地。有的雏形沙坑甚至可以供一群羊栖息,这就形成了较大的锅状沙坑。

  关于锅状沙坑来源的另一个说法是草皮标记。球员们击球后削起的草皮未被放回原处,随着时间的推移及风雨的作用逐渐增大,沙坑慢慢形成。还有一些古灵精怪的说法。林克斯沙坑的形成是战时炸弹或UFO活动的结果,这种想法非常具有想象力。但很显然,沙坑与天气和绵羊更有关联。


金斯巴恩斯第13洞果岭布满了恐怖的“鼠穴”

恐怖的魅力
  林克斯球场起伏的球道能够让这里的沙坑变得更加恐怖。虽然有些沙坑第一眼看上去似乎威胁并不大,但它们却很多次成为球员们小球陷入困境的帮凶。通过比较我们能够发现,当你打内陆球场时,通常要直瞄沙坑,小球才会打到沙坑里。而在林克斯球场不是这样,小球只要大概接近沙坑线路便会掉入沙坑,这都是球场地形在作怪。

  挖起杆是个好工具,它让许多高手很容易脱离绝大多数的沙坑困境。事实上很多职业球员都认同在某些情况下,瞄准果岭边沙坑也是一个安全的选择——相对于果岭边长草。但瞄准林克斯沙坑并不是一个好选择,尤其是锅状沙坑,那无异于自寻死路。

  排出最恐怖的10个林克斯沙坑,这几乎不可能——经典而恐怖的林克斯沙坑太多了。

  任何林克斯沙坑,不管是单个还是一组,目的都只是给球员们带来一些精神折磨,或让球员们提着心吊着胆来完成任务,同时也让球员们切身感受林克斯的伟大。而从美学角度看,经典的沙坑或许能,也或许不能令人赏心悦目。但在所有情况下,林克斯沙坑的威慑性永远是第一位的。

  圣安德鲁斯老球场的沙坑无与伦比,最令人着魔的是它精细的沙坑选位;许多球场鉴赏家觉得坦伯利的沙坑不好对付;皇家圣乔治和皇家莱瑟姆&圣安妮的沙坑也非常经典,有的沙坑沿甚至比阿尔瓦罗·奎罗斯(Alvaro Quiros)还高;高水平职业球员对缪尔菲尔德沙坑的评价也很高,他们认为那里的沙坑是高品质的;皇家邓恩郡也潜伏着许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沙坑,看上去像是纯天然沙坑,实际上却充满了策略。

上一页 第1页 / 共1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