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虎溪 动物凶猛

  南非不乏好球员,更不乏好球场。位于普马兰加的美洲虎溪球场(Leopard Creek Country Club)号称南非第一球场,它的“野性”会让挑战者们措手不及

南半球奥古斯塔?
  如果说位于美国乔治亚州的奥古斯塔球场是北半球高尔夫爱好者的终极朝圣地的话,那么在南非号称第一的美洲虎溪球场则可以被称为南半球最棒的高尔夫球场。

  奥古斯塔球场由“一代球神”博比·琼斯和当时世界顶尖球场设计师麦肯茨博士合力打造完成,在全美独一无二。美洲虎溪球场则由南非高尔夫教父加里·普莱耶设计,约翰·鲁佩特实施完成,号称南非第一球场。

  两座球场均出自世界顶级大师之手,只是前者的名气和历史底蕴都强于后者。奥古斯塔球场早在20世纪30年代就进入了全球高尔夫球场的顶级殿堂。相比之下,1996年才面世的美洲虎溪球场在历史底蕴方面则远逊于奥古斯塔。而且,奥古斯塔球场自建成以来一直是传奇赛事美国大师赛的举办场地,而在美洲虎溪球场上演的南非登喜路锦标赛仅仅是每年欧巡赛的开锣之作之一。两座球场似乎没有任何可比性。

  不过,历史和传奇的欠缺并没有完全掩盖美洲虎溪球场的光芒。

  我们首先把视野转移到美洲虎溪球场的所在地克鲁格国家公园(Kruger National Park)——这里是南非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一座依托野生动物保护区建造的高尔夫球场,仅仅是这个追求自然的概念就已经足够吸引人。相比约翰内斯堡、开普敦等大城市附近的临大西洋、印度洋、葡萄酒庄、都市概念的高尔夫球场,美洲虎溪球场则是原始、野性、自然的代名词。


看似平缓宁静的球场,实则“杀机”重重

  美洲虎溪乡村俱乐部的水障碍中居住着河马,另外还有一些小的鳄鱼。球场第13洞果岭是最好的观景台,该果岭正好处于鳄鱼河上方。在清晨和傍晚,不少动物都会来这里饮水觅食。如果你有运气,可以在那里看到南非的“五大金刚”:大象、水牛、犀牛、狮子和美洲虎。美洲虎溪球场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被设计师普莱耶雕琢而成的。

与狂野为伴
  还记得2009年4月,美国大师赛上那让人心绪万千的动情一幕吗?古稀之年的加里·普莱耶在完成自己的大师赛谢幕演出后,脱帽向全场球迷致意,球迷则报以这位南非传奇名将经久不息的掌声。人们感谢这位高尔夫传奇巨匠几十年来奉献给全世界球迷的精彩演出,以及他和他的设计团队奉上的诸多经典球场。

  在南非高尔夫界,加里·普莱耶就像是父辈,古森、埃尔斯、乌修仁等当代名将如同他的关门弟子一般。

  几十年前,普莱耶孤身一人独自闯荡欧美大陆,与当时两位顶级选手阿诺德·帕尔默、杰克·尼克劳斯同争天下,并逐渐形成了世界高坛三足鼎立之势。尽管,普莱耶还是不及帕尔默和尼克劳斯的光辉战绩,但普莱耶的斗志却一直激励着南非后辈们向最顶级的目标前进。


美洲虎溪的动物标志极多

  在南非,最受欢迎的选手一定是普莱耶。就像他的名字(Player)一样,加里天生就是为职业比赛而生的。而且,普莱耶的球场设计功力也丝毫不亚于他的超群球技,美洲虎溪球场就是最好的证明。

  美洲虎溪球场之所以能够击败开普敦、约翰内斯堡等地的知名球场,一跃成为“南非第一场”,不仅仅是占了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地利,加里·普莱耶才是其“称霸武林”的关键人物。

  普莱耶让美洲虎溪球场的每个发球台都有一座形色各异的美洲狮铜像。来到美洲虎溪打球,除了领略18洞的独特魅力,同时也像是在欣赏一部关于野生动物的纪录片。

  其实,在南非打高尔夫看到野生动物并不稀奇,这本身就是南非球场的一大特色。不过,在美洲虎溪球场的周边,你看到的绝对是“动物凶猛”的景象,而并非其他南非球场猛然蹦出一只野鸡、猴子,或是鹿那么简单。英格兰名将韦斯特伍德曾经如此形容美洲虎溪球场:“我与很多来过这里的球员交流过,他们都说美洲虎溪球场非常好。在这里打球,你就像置身于大自然中。不过,任何东西都有可能从灌木丛里爬出来,你一定要当心。”

  但还是请你放心,最生猛的野生动物都在球场之外。在美洲虎溪,你享受到的最大乐趣仍是普莱耶独具匠心的顶级锦标赛级别的球道、果岭。


遇到这种情况,请诸位球友谨慎处理

  与实行纯粹会员制的高尔夫俱乐部一样,被野生动物保护区围绕的美洲虎溪球场也是一个私人俱乐部,非会员球手甚至很难进入球场参观,更别提带着球包领略球场的难度和迷人风光了。

  不过,球友们也不是“无机可乘”。如果仅仅是参观球场,大家可以通过球场的官方网站或是电话、传真等方式进行提前预约。要想得寸进尺挥杆美洲虎溪,很多朋友一定会认为没戏。好消息是,美洲虎溪球场有个明文规定,参观球场的同时必须要下场打球。所以说,预定到了参观球场的机会也就相当于有了在美洲虎溪畅快挥杆的良机。

球场资讯
美洲虎溪球场
电话:(+27 13) 791 2000
网址:www.leopardcreek.co.za

上一页 第1页 / 共1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