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绿锦官城


成都天府乡村高尔夫俱乐部

  少时读唐诗,一句“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似乎就能闻到白露沾花的清香,看到花团锦簇的美色。而这次重回蜀都的高尔夫之行,更不由得发出“川外无颜色,天府草青青”的感慨。的确,如果从休闲放松、享受生活的角度看,还有什么地方比得上在天府之国的球场舒舒服服打上两天球呢?

初探天府多情水
  美女、美食、美景……成都是个让人很容易变懒的地方。走在蜀都的大街小巷,极少见那些步履匆忙的身影,取而代之是路边林立的食肆酒家和此起彼伏的洗牌吆喝之声,“少不入川”果然是老祖宗多少年留下来的训诫。不过,在这儿打球可不太一样……

  首先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水”。若论数量,天府乡村的水倒还算不得极致,碧绿幽静的湖水曲折环绕,从第一洞的发球台开始就与球道交错相拥。但颇具匠心的也恰恰就是这看似温柔缠绵的湖水——或妖媚、或华贵,有时泼辣、又看似贤淑,像极了这城中的女子,风韵多情却又着实不好招架。

  比如第五洞的水。有时候你会觉得她如此妖艳,似乎要从地平线上努力地挣脱出来,像T台上款款而来的模特儿,极尽妩媚地吸引你的眼球。从你的脚边轻拂而过,轻舒玉臂就把你的视线引向起伏陡峭的山坡,想要“坐怀不乱”地摆脱诱惑?那么另一侧又深又陡的枕木沙坑将成为你的“奖赏”。


极具特色的黑色沙坑如海岸线般依水蜿蜒,很容易在视觉上给人形成巨大的压力

  再看第九洞的水,三面环绕于果岭身侧,四条海豚形状的沙坑翻滚跳跃在这一片碧波之上,在175码的短三杆洞中营造出一种绝无仅有的华丽之感。恰如身披珠玉的贵妇,光彩照人却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分神动念。

  有时,天府乡村的水也会表现出如11号洞这般隐忍贤淑的样子——她不动声色地依靠在球道的身边,温存回转,把自己的丰腴身段巧妙地掩藏起来。只有当你认为毫无危险而放肆地大力开球之后,你才会发现,只要稍有偏差,小白球已经被她不动声色地收入怀中了。

  当然,这里最少不了的还是如川妹子般泼辣豪爽的水,在最后收官的17和18号洞,宽广大气的水面丝毫不掩饰她的凌厉与危险,加上极具特色的黑色沙坑如海岸线般依水蜿蜒,很容易在视觉上给人形成巨大的压力。难怪在会所餐厅的谈话里,你最容易听到的就是关于这些水的故事,也最容易感受到会员们征服这些水的欢愉。

尽享蜀中第一会
  如果说天府乡村的球场还不敢妄言第一,那么它的会所所具有的独特建筑风格和气质以及服务的品质,恐怕目前在巴蜀平原上暂时无人能出其右了。从门迎到大堂,你能感受到的都是强烈的川西建筑风格和设计的元素。代表性的祥云图案从迎宾处的水牌到头顶的吊灯无一不是精心设计、量身定制。配套服务从常规的餐饮宴会厅到红酒雪茄房,甚至书吧、SPA一应俱全。

  在占地7000平米的会所里,竹、木、草、锦这些非常具有地方特色的建筑和装饰材质与寨、祠、桥、廊等四川特有的建筑风格浑然一体、交融呼应,让你很容易就融入到“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那种蜀中人家温暖舒适的氛围里。


在占地7000平米的会所里,竹、木、草、锦这些非常具有地方特色的建筑和装饰材质与寨、祠、桥、廊等四川特有的建筑风格浑然一体、交融呼应

在占地7000平米的会所里,竹、木、草、锦这些非常具有地方特色的建筑和装饰材质与寨、祠、桥、廊等四川特有的建筑风格浑然一体、交融呼应

在占地7000平米的会所里,竹、木、草、锦这些非常具有地方特色的建筑和装饰材质与寨、祠、桥、廊等四川特有的建筑风格浑然一体、交融呼应

在占地7000平米的会所里,竹、木、草、锦这些非常具有地方特色的建筑和装饰材质与寨、祠、桥、廊等四川特有的建筑风格浑然一体、交融呼应

  最后需要着重笔墨的自然是占地将近3万平米的高尔夫学院以及配套的练习场,两位拥有PGA资质认证的美籍教练的确不同凡响。Bret作为PGA教练资格认证的A级成员,有着一眼看穿问题,并且用最简单的方法帮你解决的丰富经验,如果你还是个高差点的初学者,那么5分钟,一个动作,立减5杆的教学成果绝对让你兴奋无比。当然,例如3D挥杆测试分析系统、SAM推杆训练系统、米克尔森短杆训练系统这些最新科技的辅助教学设备肯定功不可没。

高尔夫的第几城
  说到“纯会员制球场”,其实在中国还是个有待发展和实践的球场经营模式。除了在会籍销售和日常经营成本维持等方面存在着显而易见的困难之外,缺乏历史和传统、精英人群的细分,以及高端人群的社交和排他需求等等问题都是摆在这些中国“Country Club”面前的一道道难题。

  在天府乡村会所的书吧里,罗劲松半仰着靠在宽大的沙发里,膝盖前的茶几上摆着一副漂亮的竹制“茶海”,一壶竹叶青缓缓地升腾着清香。老罗的工作身份是成都蓝顶艺术品投资有限公司总裁,但在这里,他更得意于自己作为成都最早一批的高尔夫爱好者,现在圈子里赫赫有名的成都银行FGA高尔夫球队的秘书长的身份出现。在他看来,天府乡村的“纯会员”做法虽然有些超前,但在成都这块既特殊又充满活力的高尔夫土壤里,“搞不好大有前景”。

  “现在球市变化之大,发展之快,哪个想得到哦。”老罗呷了一口茶,接着说,“十年前在成都打球,打来打去就那么几个人,买张会籍感觉就像买了个球场,经常是打了一天都看不到人,我们后来干脆打几个洞就跑去打会儿牌,歇够了再接着打……”“现在打球的人越来越多,买了会籍也就差不多相当于刚刚通过‘海选’,有时候订个周末的Tee time还要雇票贩子清早巴早地跑去球场会所排队……我相信不光全中国,就是全世界恐怕也不常见吧。”

  的确,作为各大媒体热炒的“第四城”,成都不仅有着远超很多省会城市的消费能力,甚至更具有远超很多大城市的消费意识。在这里,超过1500元/轮的果岭费差不多也就是均价。

  “不过能挣钱了也敢花钱了,打球的文明要求和对高尔夫精神的理解也得赶快提高才行。我们的球队在这些年里也淘汰了不少素质不高的球友,毕竟这是个很健康很文明的运动,我们希望在这里结交的都是有德行、有素质的好朋友。”“如果天府乡村在会员审核以及会员数量控制方面能坚持自己的原则,在成都甚至整个西南地区树立起自己好的口碑,那么这样又不‘堵车’又能交朋友的好球场哪个会不想来哦?”

  老罗说的是实话,也是成都更多“真资格”的球友的心里话,不过换个角度看,这对天府乡村的经营者来说,仅仅控制会员数量这件事,就会面临不小的经营压力。

  付志坚入行十余年,几乎亲眼见证了成都高尔夫产业的整个发展史,不过从一个时常见“7”的球疯子,到现在偶尔见“8”的职业经理人,俱乐部一步步的成长也造就了他球技的一步步的倒退。“太忙了,真不太有时间打球了。”付志坚的办公室里烟雾弥漫,茶缸和烟缸几乎变成了守卫办公桌的两件“法器”。“要打造纯会员球场,时间是最宝贵但也最需要投入的成本,我们需要时间来沉淀球场的每一棵树每一株草,也需要时间来积累属于天府乡村的好故事和老故事;我们需要时间来建立口碑,也需要时间来过滤会员,但每年几百万的运营成本,恰恰又是最赶时间的事情。”“不过好在业主方面对纯会员制的经营理念还是给予了大力的支持,让我们有时间来打造一个更好的天府乡村。”付志坚坐在他深红色的办公桌后,轻轻地捻熄了手里的香烟,略带微笑地看着我们,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桌面上成堆的票据和文件。

上一页 第1页 / 共1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