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 阿拉伯节奏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动词来形容突尼斯之旅,“倾听”似乎比浏览、观赏等更合适,或者说节奏是我此番寻城最大的感知。神秘悠扬的阿拉伯音乐节奏,在突尼斯混合的气质中若隐若现,并不凸显却蔓延在每一道风景间,历史遗迹、城市建筑、自然景观,甚至是沙漠里的绿色球场、撒哈拉的沙以及地中海的水……

在蓝白小镇旁迎战林克斯
球场推荐 Residence球场
  Residence球场属于瑞喜登度假村,位于距离蓝白小镇仅10分钟车程的首都突尼斯城的酒店度假区。这座由小罗伯特·琼斯历时两年半设计的球场是一座水障碍众多和海风咆哮的林克斯风格球场。据说球场所在地原是一片广袤湿地,球会建造之初专门用大量泥土将地势抬高。一边眺望静谧简洁的蓝白两色,一边迎战狂风大舞的绿色球场,这是欧洲?非洲?不再重要。


去The Residence球场感受一下小罗伯特•琼斯在突尼斯打造的林克斯吧

蓝白小镇的现代布鲁斯
  到突尼斯之前,我对这个北非国家一无所知。我揣测着上帝如何将漫长的时间以及巨大的空间差异浓缩在它16万2155平方公里的身躯内,并以它斑驳的历史、迥异的地貌承载着每年超过它三分之二人口的游客数量。

  飞机降落的时候,慵懒的突尼斯城刚刚在清晨里醒来,柔和的地中海的日光勾画出西迪布塞德小镇的侧脸,完美的曲线显映在长满龙舌兰与巨大仙人掌的小山上。小镇在突尼斯海湾依山巅而建,虽然没有圣托里尼的规模,但风格也是蓝白色,同样有拱形的门、弧形的顶,以及穿梭的性感曲线。

  相传这座蓝白小镇的创立者Baron Rodolphed'Erlanger男爵(1872—1932年)是位不折不扣的艺术大家。当突尼斯成为法国的殖民地以后,男爵和他的妻子发现了西迪布塞德这块宝地,因其酷爱迦太基和古罗马文化决定定居于此。


男爵故居是突尼斯与欧洲的艺术家互通的平台

  男爵故居就是一幢巧夺天工的艺术宫殿,设计者将不同地域建筑风格无缝融合,用弧度曲线穿梭中和了建筑中的刚性与恢宏,才让这么大的空间有了温润的质感。神秘的阿拉伯音乐配合着墙壁上的自画像,还原着那个时期的文化风骨,乐器陈列室里的丰富藏品又让人对这位艺术大家肃然起敬。出门时,中心的工作人员送来一张纯音乐光碟,于是,正式开启了这段复杂多变的音韵旅程。

用史诗还原突尼斯城
  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而突尼斯是综合的。离开赏心悦目的蓝白小镇,转身就能穿越进老城区历史的烽烟,曾经辉煌鼎盛的腓尼基、拜占庭、古罗马、阿拉伯……都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斑驳的印迹。


依山挖凿洞穴是突尼斯原住民柏柏尔人的居住方式

  站在突尼斯城东北部的小山上,金牌导游肉肉给我们讲了一个艾丽莎公主和一块牛皮的故事。据说为了逃避同胞哥哥的追杀,年轻美丽的艾丽莎公主带着随从逃到这里,决定在这儿控制地中海的交通要道建城。然而土著柏柏尔人却禁止其移居,聪明的公主只要了一块牛皮的大小,又将其分割成一根根又细又薄的皮条……当年的城池就是眼前的这片废墟遗址。

  站在罗马柱下审视那些青灰色的断壁残垣,一幅辉煌的史诗在面前铺展开来,仿佛真能听到当年盛世的喧嚣以及连城的号角。由于这块土地曾经先后被罗马人、汪达尔人、拜占庭人和阿拉伯人占领和统治过,所以肉肉说他们突尼斯人是“世界人”。


突尼斯街头的手工制鞋小店

旅行信息
男爵故居&草席咖啡馆
  Baron Rodolphed'Erlanger男爵一生痴迷艺术,并耗十年时间利用阿拉伯平顶楼房和安达卢西亚别墅门窗的样式,改造和装修了一座俯瞰地中海的豪华别墅,并将它取名为“维纳斯之星”。以此为中心辐射开来的建筑群,就成了今天的蓝白小镇。

  草席咖啡馆是小镇里的一大景观:各色人群躺在露天草席上晒太阳,端一杯阿巴拉咖啡或者薄荷茶,看街道上的商人与往来游客还价,这样的景致据说已经持续了100多年。

迦太基遗址
迦太基遗址位于突尼斯城东北17公里处。据文字记载,迦太基古城建于公元前9世纪末期。城市兴建后,国力逐渐强盛,版图不断扩大,成为当时地中海地区政治、经济、商业和农业中心之一。公元698年,它被阿拉伯军队彻底毁灭。今留下残垣断壁供游人还原历史。

酒店推荐
Ramada a Gammarth
网址:ramada.com
华美达酒店品牌(Ramada)始于1954年,在超过50个国家分布了近900家连锁酒店。其中一些华美达度假村配套有高尔夫设施服务。

上一页 第1页 / 共4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