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自然寻乐趣

我让设计师用一句话或一个词去描述深圳聚豪H/F场,他回复了我两个词:天然、有趣

  两年多没去深圳港中旅聚豪球会了,今年再访,闹了一个小笑话:按照老经验,以前的聚豪有A/B/C场,我以为H/F场也是遵循同样的命名规律,于是大感诧异,对球会工作人员说:聚豪竟然改造出这么多个球场了,很强大!结果被告知,这其实是荷德赞/弗莱(Hurdzan/Fry)的首字母缩写。

  好吧,并不是按字母顺序排到了F、H,而是设计师名字首字母,可是这无碍H/F场的强大。

  三年前,港中旅聚豪因为旁边铁岗水库规划扩容而启动球场改造,先建好的是戴伊场,由美国球场设计业最负盛名的戴伊(Dye)家族操刀,这是戴伊家族在中国的首个作品,2010年开业后旋即成为深圳及周边地区球友的热门之选。而2011年重开的荷德赞/弗莱场的两位设计师来头同样不小,迈克尔·J·荷德赞博士曾担任美国高尔夫球场设计师协会主席,2007年,他获得了美国球场设计界的最高荣誉Donald Ross奖。该奖项过往得主包括杰克·尼克劳斯、阿诺德·帕尔默、拜伦·尼尔森、皮特·戴伊等人。荷德赞博士所著的《Golf Course Architecture: Evolutions in Design, Construction, and Restoration Technology》被视为现代球场设计的圣经;戴纳·弗莱更是年轻有为,从球场造型师成长为设计师,与荷德赞博士共事超过20年,曾在2001年被美国《Golfweek》评为5名“最佳40岁及以下高尔夫球场设计师”之一。自1997年,两位大师合伙开办新的荷德赞/弗莱设计公司以来,他们已经在全球设计建造了超过100个球场,获奖无数。港中旅聚豪A/B场改造项目是这二位在中国的首个作品。


H场2号洞,蓝Tee长411码,球道左侧的深沙坑是所有球手的梦魇

  聚豪球会原来的A/B场沿铁岗水库而建,水库扩容而将大部分球道淹没,因而必须重建。聚豪球会高层在上海交大的专题讲座上认识了荷德赞/弗莱设计公司,由于其在生态环保建设的理念与聚豪建设环保球场的方向吻合,球会最后选定了由赫德赞与弗莱两位设计师来负责改造A/B老球场。

  重建的H/F场仍保留了老球场湖光山色的精华,而且更显开阔。我注意到,H/F场多个球道长而宽阔,从黑Tee算起,总长达到7600码,完全不输给任何一个PGA锦标级场地。后来我询问弗莱先生在此项目中所遵循的设计原则,他回应说:“我们相信高尔夫活动是让不同水平的球员同样享受高尔夫的乐趣, 因此我们在设计上建了5个发球台、宽球道和阔果岭, 让球手有多个落球位置。 我们希望球友都能享受高尔夫。”确实,H/F场让我想起了很多经典的度假地球场,球道宽,而且有些落球区是两边高中间低,使某些稍微偏差的开球也能回滚至球道中央,即使开球精准度不够高的球友也不会感到很大压力。可是惩罚性一样不缺乏,如果你只打算愉悦享受一轮18洞,那么大多数会如愿,记分卡也不会令你太尴尬;万一你有点想法欲在记分卡上见负数,或者要与球友一较高下,若是挥杆没有兼具距离和一定精准度,便要做好准备在沙坑、长草里挣扎,甚至砸到巨石——两位设计师早就在你想进攻的位置安排了障碍,没那么轻易让你得逞。要是你对球技自信,想挑战自我,不妨到金Tee或黑Tee,H/F场将呈现给你另一番风景,我相信,职业球员也未必能轻言驯服它。

  荷德赞博士曾经表示:“有人建议聚豪H/F场的沙坑侧壁应该做得再高些,这样会产生更良好的视觉感受。但这样做就会增加普通球手的难度,而雨季来临时也会给维护造成麻烦。我们所坚持的是让高水平选手更多考虑策略,也不能给普通选手过度惩罚。”


全长559码的F场9号洞,避开果岭左侧的水障碍,有机会捉鸟甚至捕鹰,是完美的收杆洞

  H/F场的难度很大一部分体现于果岭,如H2、H4、H5、F5、F6等多个球洞,果岭起伏均相当大,甚至是双层果岭,考验球手进攻果岭的策略选择和击球精准度,能不能将球放到有利位置。炮台式果岭的H3、H5难度更甚。

  我个人喜欢H2和F4两个洞,它们都紧邻铁岗水库,也保留了很多原有的大树,在发球台、球道,直到果岭,能饱览水库烟波浩渺的景色;F4是一个大角度拐弯的右狗腿洞,第二杆是直攻有两个沙坑守卫而入口狭窄的果岭,还是过渡一杆到果岭前宽阔落球区然后再上,颇考验球手策略。在这两个洞,你可以留意到,球道与水库之间,安排了状似隔离带的深沟,这是聚豪球会H/F场的特色。由于铁岗水库是深圳市的水源地,环保要求非常高,球道的水不能直接排至水库, 设计师于是设计了一些面积很大的蓄水池井把球洞和水库分隔。

  环保是聚豪球场改造过程中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荷德赞/弗莱公司以重视环保闻名于高球界,而荷德赞博士本人被称为高尔夫球场行业中的“环保领导者”,聚豪邀请他们来改造紧挨水库、环保十分敏感的A/B场,可谓深思熟虑。荷德赞博士说:“我在2007年秋天第一次到访聚豪, 并在2008年1月签署合作协议书。 初次到访已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包括绝佳的自然地势, 围绕场地的茂盛树木和与球场为邻的水库美景, 还有就是业主提出要建造顶级球场的诉求。”荷德赞/弗莱公司接手项目后,做出了5个方案,最终形成今天H/F场的改造计划。

  整个H/F场项目的土方工程很少,并从场地维护的角度设计球场造型。 “我们相信动土的作业越少对自然环境的保护越好。 对比大部分深圳球会, 聚豪H/F场使用更少的水、肥料、杀虫剂和化学剂,因此在维护上亦相对轻松。”弗莱说,“在建造过程中, 我们在许多球道以外的地方种植了本地草, 其优点是不需要刻意的灌溉和维护亦能成长。 今天此地方亦成为自然生态理想的栖息地。对于建造一座环保球场, 上述元素都十分重要。”


建球场时,业主方与设计师都充分考虑了环保的要素

  以往的聚豪A/B场原本就是小动物的乐园,我曾在球道边上看见松鼠跳上大树,白鹭、水鸟、陆禽等更是数不胜数。改造之后,H/F场依然保持了生机盎然的特色,动物们甚至比以前更加大胆,黄昏时分,H9果岭上落着10多只小鸟,人走近它们也不慌张,一直近到果岭边缘,鸟儿才飞到树上去,转身走远之后回头看看,它们又返回了果岭享受落日余晖。

  设计师提到他们在改造球场时遇到的一个最大难题也与环保有关。如今的F5、F6两个三杆洞肯定是H/F场最漂亮、最能留住球友记忆的球洞,可是,两个三杆洞连在一起,并不寻常。弗莱回忆道:“按最初的方案,F场6号洞是四杆洞的设计,但在建造过程中改为三杆洞。我们有此改动是因为我们不希望进行大量的山包改造。当前你们看到的一切景观要是进行了山包造型将会是完全不同的面貌。而我的个人意见是现址为整个物业最美的地方,因此我们尽可能地保留巨石和山坡地的原貌。港中旅和项目办亦认同此方案,这是对于环境保护最有利的做法。”于是,我们在F6看到许多巨石从树木间凸显出来,这种粗犷的巨石不止担当了障碍物的角色,它们还为H/F场增添了许多雄浑强壮的性格,与环绕球场的柔美湖水、青翠树木产生互补。

  事实上,球会负责人后来告诉我,在球场改造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正是F5、F6。施工的过程中在原址发现大量的岩石,如按照旧方案,工地需要进行大型工程移走石头,导致成本上涨,同时对原生态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业主和设计单位立即协商,最终在不破坏原生态环境的原则下,修改了图纸, 把F6构思中的四杆洞改为三杆洞,形成了特殊的连续三杆洞组合。


H、F场的建成令聚豪球会深圳除观澜湖之外的第二大球会

  所以,荷德赞、弗莱两位大师对这个作品的评价恰如其分:“A very natural looking and fun course to play。我们发现国内的球友都希望看到球场像公园一样, 我是指他们喜欢很多绿色空间并有树木和水景围绕每个球洞。我们不会要求客户改变而是我们努力去适应客户的诉求。”

上一页 第1页 / 共1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