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球场之老头日记

7字头需要天赋, 一杆进洞需要天意,而在圣安德鲁斯老球场朝圣的满足感,却可以超越前两者,让一个64岁的老发烧友如临神迹

  一位球友曾跟我说过,一个高尔夫爱好者,做到三件事就可以算是功德圆满:打到7字头,来一次一杆进洞,再去圣安德鲁斯老球场打一场球。

  在球友高志伟夫妇及其女儿的精心策划下,2011年7月下旬,我和志伟一道,终于实现了第三个梦想,还顺路体验了一下圣安德鲁斯新球场以及金士邦,当时的兴奋之情,犹如菜鸟飞进了天堂!

新球场比我爷爷还老
2011年7月15日13点,注定将是我铭记终生的时刻。

  我们一行九人,一起来到了圣安德鲁斯新球场的出发台旁。其实,打球的只有我和高志伟,其余7位,包括我俩的太太以及四位战友,是见证我们征战圣安德鲁斯的看客。

  所谓“新球场”,不仅并不新,而且比我爷爷还老。1895年这座球场就已经正式投入使用,至今已有116年历史。全场6500多码,果岭周围与球道两边的沙坑星罗棋布,非常具有挑战性。我想,如果不是因为不幸距离老球场如此之近,新球场的光芒将会更加耀眼。

  考虑到英国的物价比较贵,我们自己带齐了一应装备:球包、球鞋和足够的球。我带得更齐全,除了13支球杆,还有捞球器和雨伞。

  第1洞是个右狗腿的四杆洞,距离仅有299码。发球台左前方是大片低矮的灌木丛,果岭的前方和左方则各有一个沙坑。我们在黄Tee开球时,7名亲友各持一部相机为我们拍照,那架势就像是到了职业大赛。我首先开球,球童建议我用3号木。轻松地上杆、下挥、送杆,小白球虽然有点儿偏右,还是稳稳地落在球道上。志伟则更大胆地选择了1号木,球开得又远又直,飞出去足有二百三四十码,然后稳稳地落在球道中央,几乎冲到了果岭前。大家连声叫好!

  我的第二杆不慎打深,停在果岭右前方80码左右的地方,志伟则轻松切上果岭。各自两推之后,志伟保平标准杆,我打了个博基。这样的第1洞成绩,为我们的朝圣之旅建立了信心。

  在圣安德鲁斯打球的确是件十分惬意的事,特别是夏季的天气,气温适宜,蓝天白云下,不远处便是蔚蓝的海洋,构成了一幅赏心悦目的和谐画面。行走在球场上,我们不知不觉地放缓了打球的节奏,在畅快的挥杆中尽情享受这大自然对人类的恩赐。

  今天的球打得还算顺,我在第4洞和第8洞打了两个par。严重失误不算多,就是在第6洞打进了沙坑。这里的沙坑不仅小,而且又深又陡,我刨了两下都没有打出沙坑,结果那个洞打了个加3。我今天成绩是94杆,志伟是88杆。考虑到新球场的因素,在圣地打出这样的成绩自觉满意。

  在苏格兰打球,请球童背包是一种奢侈,大部分球手是自已背包或租一辆车拉包。为了方便,我请了一位球童,每场小费70英镑。虽然这个球童费看起来很贵,但我打完之后,感觉是值得的——这里的球童可都是高手。

  给我背包的球童是个60岁左右的苏格兰人,身材高大,比我高出半头,差点是零,最好成绩打过64杆。他只用看我打完一个洞,便准确地判断出了我的用杆习惯,之后每次只要把球杆递给我,就是我正好需要的杆。他的这种细致观察球员用杆习惯的能力和到位的服务,确实让我感觉很好。18洞打下来,我感觉他至少让我少打了2到4杆。

老球场如此不神秘
  有600多年历史的老球场,素来以浓郁的苏格兰风情和美丽的海滨景观久负盛名,更以英国公开赛举办地的身份而令全世界高尔夫爱好者神往。老虎伍兹、尼克劳斯、尼克·佛度都曾在这里举起英国公开赛的葡萄酒壶奖杯。因此,在梦寐以求的老球场挥杆,是我和很多球友们一生期待实现的夙愿。

  尽管在老球场打球的机会可谓“一票难求”,但是,因为老球场是公众球场,所有权是圣安德鲁斯小镇的居民,所以,它始终秉持着“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在老球场打球”的传统,只要通过预订,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得到这样的机会。
第二天,当我站在这个横卧在英国皇家古典高尔夫协会R&A大楼前的老球场时,给我的感觉却是既有失落又有惊喜。

  失落的是,虽然闻名遐迩的老球场仍然保持着数百年的自然风貌,但球场里既没有一棵树,也没有任何名贵的花草或昂贵的会所。发球台、球道和果岭上的草皮都没有现代球场那样茂盛青翠,有些地方甚至稀稀疏疏,半黄半绿;球道两侧,都是半人高的长草和金雀花丛。也许,是我们在国内打惯了如花园般精致、像宫殿般豪华的贵族化的高尔夫,而高尔夫球场的本来面貌就是如此。老球场,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在设计师一栏中写着“Nature” (大自然)的球场。大自然对每个生命都是公平的,本无贵贱之分。

  惊喜的是,这座在世界百佳球场名单中排名第四的顶级球场,既没有围墙和铁丝网,也没有任何保安。1号洞和18号洞的两条球道连在一起,足有100多码宽,被一条窄窄的沥青路拦腰斩断,打球的人经常要等待那些散步或溜狗的人安全通过,才能挥杆击球。

  老球场18条球道形成一个环形,9洞出去,9洞回来。这里拥有世界上最有趣而且大得不可思议的双果岭,除了1、9、10和18四个洞,其他14条球道共用7个果岭。为了安全和避免混淆,每个果岭上开出两个洞杯,分别用白旗和红旗区分。

  老球场的球道、果岭环和果岭,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区别和分界线,离果岭几十码就可以拿出推杆了。这里一共有112个沙坑,不仅多而且又小又陡又深。最恐怖的是这里的锅状沙坑,别说救Par,把球救出沙坑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稍有失误,甚至不得不往反方向打球。18洞下来,志伟一共进过三次沙坑,总共多打了9杆,至今仍然懊悔不已。

  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游人可以随意地跑到球道中央,摆出各种姿势照相,而打球的人除了耐心等待,别无其他选择。

  第18洞的球道,有一条只有几码宽的小溪,安静的水流上是一座不起眼的小石桥。但是,这也许是全世界高尔夫爱好者留影最多的一座桥。跑到小石桥上,或站或坐,摆足了姿势留影的游人络绎不绝。虽然我们是付了钱打球的客人,但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站在发球台上,耐心地等游人照完相离开之后才能开球。

  看到这种情况,我和志伟也就不着急留影拍照了。踏踏实实打完18洞之后,我们下午先去参观了高尔夫博物馆,然后在夕阳西下时,径直走到球道里,补照小石桥的留影。别人是你的风景,而你也是别人的!在如此亲民的老球场,我感觉到了中国古诗词中描绘的境界。

  球场附近有个圣安德鲁斯空军基地,正在进行飞行训练,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响在球场上空,银灰色的战机演练着各种战术动作,飞机的间距很小,机动动作做得很漂亮,让我这个中国空军大校领略了英国空军的风采。

金士邦也是好去处
  在第18洞结束老球场之旅的那一瞬间,我似乎产生了一种巅峰已过的落寞。但仅过了一夜,当我站在金士邦球场的发球台上时,这种落寞感竟然突然间化解得无影无踪。

  从费尔蒙特酒店开车20分钟,就到了金士邦林克斯球场。它是沿着绵长的海岸线建造成的每个洞都可以观海景的经典球场,2000年启用后瞬即跻身为全球最佳球场前50名。

  海边,一道道用石头垒起的防护墙,历经数百年依然完好如初。掩映在茂密树林中的小路上,不时会有背着双肩背包、穿着运动服徒步旅行的游人经过,他们与享受高尔夫的我们互不干扰,各得其乐,有一种沁人心脾的和谐静谧。宽阔而起伏的球道,洞洞都可看见的壮观的海景,伴随着轻柔的海风,我们打得很过瘾,俩人都打出了好成绩,志伟82杆,我88杆。

  结束打球后,下午依然阳光明媚。我们一行人,兴致勃勃地参观了世界首屈一指的高尔夫博物馆,这里展示着古典及现代的古董球杆、古董球、打球制服等高尔夫相关物品,综述了高尔夫的辉煌发展史,体现了人类追求高尔夫乐趣的智慧。

金士邦球场
18洞,Par-72,全长6652 码
位于苏格兰圣安德鲁斯以南六英里
经典传统的林克斯球场布局与壮观的海岸线景观相结合,在开业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就跻身世界百佳之列,并赢得“苏格兰最佳高尔夫球场”的美誉。

圣安德鲁斯高尔夫博物馆
高尔夫博物馆位于圣安德鲁斯俱乐部,也在R&A总部附近。馆里有丰富的藏品,介绍了高尔夫运动的起源、早期的球杆和高尔夫球、老球场的前世今生,以及历史悠久的英国公开赛。

上一页 第1页 / 共1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