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沙漠海水走遍

在烈日炎炎的沙土大街上,你遇到一位穆斯林女子,她的头巾,不是厚厚的一层黑布——遮住所有的光,只流露一双闪烁的明眸,而是大西洋海风下飘拂的蓝色轻纱,展现了大方自然的笑靥如花和轻盈身影。在严谨传统的穆斯林文化氛围下忽然有一种清凉扑面。她就是摩洛哥

摩洛哥好比一棵大树,它的根深深地扎在非洲的土地里,它的叶子呼吸着来自欧洲的和风,飒飒作响……哈桑二世 《挑战》

  一想到北非地带,炎热天气、紧张局势、阿拉伯风情这些关键词会率先跃入脑海。对于陌生的人们来说,那是一片神秘的又彼此相似的国土。然而在北非若干国家之中,摩洛哥却因其含蓄内敛与开朗奔放兼具、沙漠景致与海岸风光并存脱颖而出。在西临大西洋、南接撒哈拉沙漠、北望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这片土地上,摩洛哥低调绽放着最有欧洲韵味的阿拉伯风情。
  在摩洛哥,你会看到坚守阿拉伯文化传统的日常举止,也会接触到现代气息浓郁的高水准服务;你会碰到步履匆匆的世界游客,也会遇见守着城墙闲坐到日落的老人;你会感受到温和湿润的海风吹拂,也会体验到粗犷奔放的撒哈拉沙漠飞扬……这里有全世界向往的白色之城卡萨布兰卡,也有质朴神秘的老城马拉喀什;有海风荡漾的休闲小镇索维拉,也有宗教艺术集萃的历史名城菲斯……摩洛哥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了二元气质的迷人国度。
  从气候上来说,任何时候来摩洛哥都是合适的。恰到好处的温度、花木繁茂的环境,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旅人。因为曾经是法国和葡萄牙的殖民地,又与西班牙相距咫尺,摩洛哥深具欧洲文化精髓。它不仅仅是“北非花园”, 也是实至名归的“欧洲后花园”。如此良辰美景,当然不会少了挥杆球场的绿色之梦。高尔夫在摩洛哥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一百多年前,最古老的球场位于北部,如今整个国土面积近44.6万平方公里的摩洛哥拥有正式营业的球场36家,预计到2020年还将有10家新球场建成。除了海滨林克斯和沙漠球场,甚至还有花木繁茂的森林球场供球友选择。
  提到摩洛哥的高尔夫发展,有一个人物至关重要,那就是已故的国王哈桑二世(现任国王穆罕默德六世的父亲)。放眼历史与全球,为高球着迷的领袖不少,但哈桑二世依然是“国王也疯狂”的最佳代表。据说他的球技达到了单差点,在摩洛哥境内建造了好几个球场,甚至在自己的皇宫里也建了一个9洞球场,以便自己在斋月时也能打球。哈桑二世提倡“高球外交”,还举办了摩洛哥“友谊杯”比赛,试图消除伊斯兰国家与西方国家间的隔阂。虽然,高尔夫在整个摩洛哥的发展并不能与“国王的热情”比肩,但这种混合着欧洲基调的阿拉伯大地上的高尔夫文化也因此扎根发展起来。以上所说的从地理到文化二元气质浓厚的特点,都令摩洛哥成为了别具一格的高尔夫目的地。


 

绿色之城
拉巴特 RABAT

  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的一段红土老城墙下,几个当地的穆斯林小伙一直看着我们,笑着问,“Japanese ?”得知我们是中国人后熟练地招呼,“你好!”他们是成长于老城附近的居民,也许是游客见得多,他们的状态有一种随意。但与许多热门旅游景点附近的“殷勤者”不同,他们并不会“呼啦”上来围在外来者周围或介绍或兜售,而只是给你一个似曾相识的问候就顾自闲站一旁。当然,这也许是摩洛哥穆斯林文化的独特之处,含蓄、保持距离但又开放;又或者因为我们碰到的是年轻人吧,年轻人热情但不会谄媚。这样闲散的、亲切的问候开启了我们对摩洛哥的第一印象。
  摩洛哥人将这个国家的几大主要城市按色彩取以别称,拉巴特名为“绿色之城”,大概与花木繁多以及绿色琉璃瓦屋顶的建筑特色有些关系。拉巴特濒临大西洋,位于西北部的布雷格雷格河口,自1912年以来一直是摩洛哥的政治首都。但它很容易被摩国其他著名城市的光芒所掩盖。事实上它是摩洛哥四大皇城之一,包括新旧两城。新城里现代化的环境与生活风格强烈,建于18世纪的萨勒旧城则保存了古阿拉伯建筑特点,街巷屋间仍能瞥见传统阿拉伯的慢节奏生活方式。由于沿海风光迤逦,加上地中海气候四季温和,拉巴特是国内外度假客都喜欢的避暑胜地。而对万里迢迢抵达这里的球友来说,它的魅力不仅于此,它拥有目前摩洛哥国内规模最大的球场——45洞的拉巴特皇家高尔夫萨拉姆球场。

  这座球场与皇室密不可分,一进会所即可看到哈桑二世与现任国王穆罕默德六世的诸多照片。哈桑二世杯就在球场里的红场举行。球场名“Dar es Salam”在阿拉伯语里意思就是“欢迎回家”。设计师老罗伯特·琼斯将繁茂的森林植被充分利用起来,打造了一座精致又大气的森林公园。皇家高尔夫萨拉姆球场被公认为非洲数一数二的好球场。


 

永恒的白色之城
卡萨布兰卡 Casablanca

  在摩洛哥的大街上,咖啡馆随处可见,这里的咖啡和茶文化,足以看出法国和葡萄牙殖民经历对这个国家的影响。当然,最出名的是卡萨布兰卡的“里克咖啡馆”。这座城市和这座咖啡馆,在1942年电影《北非谍影》(又名《卡萨布兰卡》)公映之后,就成为了全世界影迷心目中硬汉佳人战火传奇的朝圣之地。虽然它们并不是真实的拍摄地,但卡萨海滨大道旁的咖啡馆始终保留了电影中的样貌:三层白色小洋楼中间的一间,拥有简洁利落的线条,木质长条窗户,厚实的深木色大门;夕阳之光洒在黑白相间的屋脊上,也落在大门口两株高大挺拔的棕榈树的枝叶上,像碎落的金子;穿着传统黑色燕尾服的服务生身姿笔直,在门口微笑着迎来送往。
  咖啡馆里日复一日播放着《北非谍影》,中庭的玻璃天窗阳光流泻,呼应屏幕上亨弗莱·鲍嘉与英格丽·褒曼的身影,黑色钢琴响起《时光流逝》之曲⋯⋯这绝对是个怀旧的好地方。但要在这喝上一杯咖啡却没那么容易,咖啡馆生意火爆,没有预约不行。

  作为摩洛哥的经济中心,卡萨布兰卡的街头充满了商业的活力与热情,因为旅游业的发达,更显得开放与大方。在白色系现代建筑之间,滨海大道与朴素巷路交错,红色或黄色的出租车奔驰不停,宁静与活力、现代与传统,带来了卡萨布兰卡的多面色彩。许多艺术家在卡萨布兰卡找到了灵感源泉,这座城市丰富的建筑艺术传承或许是原因之一。在里克咖啡馆的不远处,就有一个看过即不会忘怀的信仰之所:哈桑二世大清真寺。据说当年哈桑二世在位30多年,勤政爱民、国泰民安,他认为这一切要归功于真主的指引,因此在穆斯林世界的最西部修建了这座大清真寺,其中有三分之一的面积建在海上。哈桑二世清真寺仅次于麦加和麦地那清真寺,是世界上第三大清真寺,可同时容纳十多万人祈祷。清真寺的主体大殿和露天广场共占地9公顷,据说主体大殿屋顶可以遥控开启闭合,而25扇自动门都是由钛合金铸成的,可抗海水腐蚀。在蔚蓝广阔的天空下,海浪的拍打声中,以及飞掠而过的鸟类影子里,白色大理石墙和绿蓝色几何线条勾勒的屋顶仿佛组合成了一座梦境中的城堡,似远似近,令人平静。

 


 

葡萄牙的流光
杰迪代 El-Jadida

  卡萨布兰卡注定是迷人的,丝毫没有夸大的嫌疑。它呈现了阿拉伯与欧洲混搭的城市灵魂。而带着卡萨布兰卡的“往日时光”氛围继续往南行90多公里,一座截然不同的旧城迎面出现。杰迪代是港口城市,16世纪初由葡萄牙人建造而成,18世纪70年代摩洛哥人重新修复了它。其中,葡萄牙城是杰迪代的老城区,属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遗产,也是唯一的主要景点。
  炽热的阳光和土黄色的墙构成了几世纪前的堡垒风貌,东边的海岸一览无遗,三三两两的居民走过。清淡的一座小城。我们的步履在城中一个地下储水室(也是一个博物馆)停了下来。这座当年为解决葡萄牙人缺水问题而建造的小型地下水库光线昏暗,有25个哥特式圆柱,地面上有一层薄薄的水,每个好奇的外来者在当地一位老者也是博物馆馆长的带领下亦步亦趋。忽然,有一位想要拍照的阿拉伯女子提着裙角走向了中心的拱柱,唯一的太阳光源正好从中心顶部圆洞照入,打在她的身上和水面,如水银倾泻……所谓镜面流光令人心动的美好,大抵如此。
  尽管杰迪代以古老质朴的城镇风光吸引人,但这里的高尔夫文化却是摩洛哥数一数二的奢华风格。进入马扎干海滨高尔夫度假村,就仿佛打开了摩洛哥的另一个世界。
  高大简洁的廊柱、优雅传统的拱形、丰富多彩的几何纹样、色彩鲜艳的马赛克瓷砖揭开了马扎干的华丽面纱。马扎干海滨高尔夫度假村是摩洛哥顶级的综合度假目的地。据说现任国王穆罕默德六世希望将靠近卡萨布兰卡和杰迪代的马扎干地区打造成摩洛哥最好的度假区。整个度假村占地250公顷,距离卡萨布兰卡南部不到一小时车程,投资达3亿欧元,是一个包含高尔夫球场、海滨酒店、赌场、俱乐部、水疗中心等的综合休闲度假中心。在这里,你可以将现代摩洛哥的繁华尽收眼底,也可以找寻到传统和历史积淀的痕迹。它是古典与现代的完美结合享乐之地,也是高尔夫人的度假天堂。
  和非洲其他地方一样,摩洛哥的许多球场也带着“黑骑士”的烙印,马扎干球场就是其中一座。加里·普莱耶在摩洛哥西部打造了一座典型的林克斯,是摩国距离最长的球场,几乎每一洞都能欣赏到无敌的大西洋海景。球道宽阔,海风肆虐,果岭貌似宽大平坦,但暗线起伏。在马扎干球场打球,既是一次大西洋海岸美景饕餮,又是一次摩洛哥风情下的林克斯挑战。


 

港口醉意
索维拉 Essaouira

  站在“非洲风城”的古城墙边吹海风,听着一位颇有知识分子气质的女导游讲解这座海港小镇的前世今生,日落余晖,海鸥掠过,空气中有湿漉漉的咸味——这是我们没想到的索维拉的美。有人说,索维拉或许没有摩洛哥最好的海滩,但是却有最棒的风。
  与摩洛哥其他港口城市不同,索维拉全年气候温和,而且没有一般热门港口的人头拥挤。在这里,阿拉伯人、非洲土著、犹太人、欧洲人等和平共处,世界各地的游人则在这座古罗马城市建筑风格的长方形小城里散步沉思。索维拉的居住历史可以追溯到史前时期,在经过了几世纪的战争、贸易洗礼之后,如今已经是一座宁静清淡的海港小城。渔夫出海、妇女织网、艺术家们摆摊授艺、度假客酣畅饮酒……索维拉的生活气息令人迷醉。而位于附近的莫加多尔高尔夫球场更像是清淡海风中的一杯烈酒。
  球场名就来自于索维拉城的法语名“莫加多尔”,也是加里·普莱耶的作品。在这里畅打36洞会给初次来到摩洛哥的球友一生难忘的体验。普莱耶在这座球场里设置更多的是沙丘而非沙坑,并且将周边环境的海岸、沙土和树木充分结合起来。莫加多尔球场有好几个洞会让人联想到苏格兰海岸,又有一些洞埋伏在沙丘中,仿佛在美国的亚利桑那。与球场配套的度假村是索菲特高尔夫酒店及水疗中心。酒店的外观和内饰设计都具有很强的现代艺术感,每一个房间都拥有无敌的球场景观与开阔的视野。更重要的是,酒店代表了索维拉服务业的优秀品质,24小时为住客提供细微便捷的现代化服务。


 

路过沙漠与海的人
阿加迪尔 Agadir 
  从温暖的索维拉城离开后驱车往南三小时会到达阿加迪尔——一座混杂着沙漠的粗砺与大海的奔涌的城市。1960年的大地震之后,阿加迪尔经历了20多年的重建,如今已经是摩洛哥著名的海滨度假城。如果说类似美国66号公路那样的路承载了全世界自驾爱好者的大梦想,那么索维拉和阿加迪尔之间的路程就是孤独行者的小天堂。行驶在荒原中,右边是海岸拍浪,路似乎与并不细腻的黄沙滩连成了一片,看起来好像沙漠与海正相互拥抱一样;路的左边则是起伏的山丘连绵,深绿色的灌木丛时而出现;有的时候前方又会出现海边的断崖石壁……我们情不自禁停下来,想抓住海天沙漠交融之美的瞬间,但被大风吹得站不住脚,只能作罢。
  这也是我们一行人看到沙漠地带的塔泽革佐特球场时内心激荡的原因:荒漠之上,绿树零星,一片绿油油的乐土自然地蔓延,慢慢地伸向大西洋。在这个撒哈拉沙漠的入口处,阿加迪尔夹在山群与大西洋之间,四季温度适宜,平均一年有300天阳光灿烂。它也是摩洛哥第二大高尔夫目的地。在阿加迪尔,球友可以畅打三座在桉树、金雀花和含羞草包围中的球场,其中包括18洞海洋球场、由美国设计师贝尔特·科林斯设计的27洞球场,以及位于北部塔泽革佐特湾的球场。塔泽革佐特球场刚刚对外开放,俱乐部的第二座18洞项目也即将完成,而我们很幸运地成为了体验这座球场的第一拨中国人。
  凯尔·菲利普斯设计的塔泽革佐特球场将当地的地理特点运用到了极致。他尽可能保留本地的阿甘树,同时沿着海岸线和山丘的走势打造洞线。在海平面80米之上,塔泽革佐特球场的每一洞都能欣赏到大西洋的壮美和阿甘树丘林之景。只不过球道很硬,风很大,想要精准停球不那么容易。征战沙漠与海的18洞之后,在会所露天餐厅小憩,面朝大海,喝上一杯,真正爽哉。

酒店推荐

阿加迪尔君悦大酒店 Hyatt Place Agadir

  在沙漠与海洋的交融地带,现代简洁、空间豁朗、艺术感是这座新酒店的最大特色。每一间客房都拥有面朝大海的极致景观露台。贴心、及时的客房服务为游人带来宾至如归的感受。


 

红色之城的肚皮舞时光
马拉喀什 Marrakech

  马拉喀什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1世纪,曾经两度作为摩洛哥王朝的都城,是《一千零一夜》的发源地。在柏柏语中,“马拉喀什”意思为“上帝的故乡”。如今,这个“故乡之城”的古城区在长约10公里的赭红色岩石旧墙之中终日保持着马儿漫步、人头攒动的景象。马拉喀什存有许多传统的宗教名胜古迹,在城中心的杰马埃勒弗纳广场,每天还有露天表演。行人匆匆,映入眼帘的有各色长袍和头巾包裹的阿拉伯女人,也有短衣短裤的欧洲人。这一切生机勃勃似乎都是为探寻神秘文化的游人准备的。只有夜幕低垂时,本地人主要是男人才或是独坐闲站或是三两攀谈,才恢复了古城的节奏。但广场一角夜市的热闹又打破了古城的破旧与宁静,灯光璀璨,空气里散发着烤羊肉、烤大饼和鲜榨橙汁的混合香味。

  对球友而言,马拉喀什还有一个重要地位,那就是摩洛哥的第一大高尔夫目的地,目前,马拉喀什有9座18洞以上的球场。建于1933年的马拉喀什皇家高尔夫球场是本地历史最悠久的、也是摩洛哥第三古老的球场,丘吉尔、艾森豪威尔都曾驻足挥杆。这座球场也是哈桑二世最喜爱的球场之一。在这里打球,可远观大雪覆盖的阿特拉斯山脉,同时感受繁茂的森林景象,柏树、棕榈树、桉树、橄榄树、橘子树、杏树等应有尽有。撇开挑战性不说,景观与乐趣是这座球场更大的特色。
  打完球,夜色浮动时,在老城红墙穿梭之间,有一个地方不容错过:摩洛哥本地特色餐厅。进入一个大门后别有洞天:摩洛哥风格的四合院落,可坐在院内和屋里用餐。两位身着白袍带着红帽的说唱艺人弹奏起来,不久,婀娜多姿的肚皮舞娘缓缓出现,在陌生人的桌边热情地跳了起来。她们常常面露羞涩,却从头到胸到腰到肚皮无一不灵活柔软地热情抖动。在这种摩洛哥特色的腼腆的性感展示之下,所有人都快醉了。
  马拉喀什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各种各样的人。他们不是来朝圣,也不是只图享乐,好像是在摩洛哥令人迷醉的异域文化里寻找“从前慢”的痕迹。


 

蓝色之城 中世纪传奇
菲斯 Fez

  正如当地摩洛哥人所说,这片土地虽然都被沙和海庇佑,但每一座城的气质都不尽相同。拉巴特如是,卡萨布兰卡、索维拉、马拉喀什等等都散发着各自的风情。而菲斯又是一个独具韵味的城市,神秘又淳厚。作为摩洛哥最老的皇城,菲斯是摩洛哥一千多年来的宗教、文化与艺术中心。它的城墙保存完好,老城分为187个区,有9000多个街巷交错分布,据说每个区内都有自己的清真寺、古兰经学校、汲水池和公共浴室等,历史文化古迹众多,传统手工业作坊遍布。如今的老城在建筑风格和居民生活方式、风俗习惯上仍然同中世纪时期如出一辙。来到菲斯,仿佛在一场几千年的蓝色梦境中接受洗礼。


哈桑二世杯
Trophée Hassan II

  1971年首次举办的哈桑二世杯是摩洛哥历史最悠久的体育赛事,由热爱高尔夫的国王哈桑二世创办,它也代表着摩洛哥王国王室的高贵与荣耀。2010年3月哈桑二世杯正式被纳入欧巡赛赛程。2011年第38届哈桑二世杯来到海滨城市阿加迪尔,比赛在皇家宫殿球场及海洋球场举行。
  2016年5月4日~5月10日,第43届哈桑二世杯将再次回到拉巴特皇家高尔夫达雷斯萨拉姆球场举行,同一时间段阿加迪尔皇家高尔夫球场还将举行公主Lalla Meryem杯赛事,也是中国球友观赛旅行的好时机。日前,摩洛哥高球奢华体验之旅已经开启!

高球旅行提示

  气候:以温和的海洋性气候为主,3~5月及9~11月是去摩洛哥打球旅游的最好季节。
  签证:目前可通过摩洛哥大使馆办理签证事宜。
  货币:1迪拉姆约等于0.6元人民币,欧元在当地也可使用。
  特产:阿甘油、椰枣、仙人掌被称为“摩洛哥三宝”;还有各种充满穆斯林风情的地毯、皮具等手工艺品。
  高尔夫:摩洛哥高尔夫旅游公司是全球高尔夫旅游组织(IAGTO)的认证会员,可以为中国球友摩洛哥高尔夫旅行相关的专业顶级服务。
  咨询电话:010-64158678

上一页 第1页 / 共1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