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克斯风暴

2015年是名副其实的“林克斯年”。抛开只有在固定场地举行的美国大师赛,另外三场大满贯赛都将在林克斯球场举行。英国公开赛本身就是“林克斯赛事”,只是重返老球场让人不免心怀激动之情。倒是美国公开赛和PGA锦标赛让人有些惊讶——两场大赛都不约而同地落在了林克斯球场。毫无疑问,2015年将是一个特别的“大满贯年”,更因林克斯而变得意义非凡

美国公开赛 - 林克斯新贵


钱伯斯湾的球道两侧充满凶险,小球一旦进入便无机会“生还”

  USGA很少把美国公开赛放在林克斯球场举行,因为那样做并不能展示出美国公开赛的特色。或许,只有参天大树包围着狭窄球道的园景球场才能代表美国公开赛。
  如果不算圆石滩,美国公开赛已经很久没在林克斯球场举行。上一次在圆石滩举行的美国公开赛,熟悉这种场地和大风的北爱尔兰人麦克道威尔笑到了最后。这抛出了另一个问题:是不是欧洲人,尤其是“岛上的人”更适合在林克斯球场征战?这是个需要数据论证的问题。但可以确定的是:“岛上的人”对林克斯球场会更适应。而美国球员从小到大绝大部分时候都鏖战在“美式球场”,林克斯球场对他们而言仍是新鲜刺激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最终在2015年美国公开赛上夺冠的会是欧洲人。因为钱伯斯湾林克斯并不是那种纯粹的英式林克斯,它的球道设置和难度指数对任何一个参赛者都是公平的。
  钱伯斯湾林克斯球场2007年建成并投入使用。为了迎接美国公开赛,球场做了一些特别的设置。这里的球道绝对够宽阔,比东部那些球道狭窄的园景球场要温和许多。但钱伯斯湾的球道两侧充满凶险,小球一旦进入便无机会“生还”。大风也会成为钱伯斯湾的主要障碍。至于果岭速度,相信USGA不会仁慈,让发挥出色的球员打出标准杆仍是今年美国公开赛的主旋律。


英国公开赛 - 重返荣耀


呼啸峡的沙坑数超过1000个,人们几乎分不清沙坑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到哪里结束

  风水轮流转,今年英国公开赛重回老球场,对参赛球员、球迷、媒体、赞助商而言,这一届英国公开赛注定特别。上一次老球场举办英国公开赛还要追溯到2005年,伍兹继2000年在老球场夺冠后,再次在这里封王。
  相比以往,老球场几乎没有变,来这里的人都是为了感受传奇,这也是老球场的特别之处。
  在大多数情况下,老球场不是一个能让人一眼就喜欢上的地方,它需要时间去了解和喜爱——即便你在看到它、体验它之前已经美好地憧憬了无数次老球场朝圣之旅。
  第一次到这里的人,或许会带着些失望。因为你不会有任何熟悉的感觉。你也许在电视转播和高尔夫摄影师的图片中看到的老球场很平坦,但实际上到了这里,你会发现这里球道深陷,到处是峭壁,还有标志性的罐状沙坑。
  阿利斯特·麦肯兹曾经在《圣安德鲁斯之魂》一书中写道:“一个好球场就像好音乐或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它不需要在第一时间吸引你。但你体验的次数越多,你喜爱它的感觉就会越强烈。”等你慢慢熟悉了,你会发现老球场拥有世界上最有趣和最不可思议的果岭。老球场的果岭之大,也会超出你我的想象。夸张点儿说,当你站在果岭上的时候,经常会发现距离洞杯还有一段路要走。
  正是有许多超出人们想象的景象,老球场才被列为经典中的经典。与那两场在美国打响的“林克斯之战”,老球场的英国公开赛之旅仍是在向传奇致敬。


PGA锦标赛 - 呼啸峡的风与沙


当你站在果岭上的时候,经常会发现距离洞杯还有一段路要走

  别去想呼啸峡别的什么林克斯风貌,只是让人抓狂的大风和无穷无尽的沙坑就足以让人放弃抵抗。
  在2004年PGA锦标赛之前,呼啸峡还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可看看现在,还有“规则控”在对2010年达斯汀·约翰逊在呼啸峡所犯的“低级错误”进行着激烈的讨论。“那是沙坑!不,那是球场的一块斑!不能算沙坑!”不管那是什么,呼啸峡在美国已经火了。
  在呼啸峡,18个球洞全部能看到密歇根湖。其中,有四个三杆洞设在湖边,两个从北向南,另外两个从南向北。这意味着,大风起兮的时候,球员必须面对两个顺风,两个逆风。当然,也有可能是更艰难的交叉侧风。
  除了让人抓狂的大风,呼啸峡的沙坑数超过1000个,人们几乎分不清沙坑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到哪里结束。于是,就有了达斯汀在2010年PGA锦标赛上“中招”一事。据说,当年造球场的时候,业主一共用了17万车次来运沙——难怪这里几乎处处都有沙坑陷阱。
  相比钱伯斯湾的狂野和圣安德鲁斯老球场的传奇,呼啸峡主打的则是风与沙。如果届时“风沙”还不能击败你,那说明你已经触碰到PGA锦标赛冠军。

上一页 第1页 / 共1页 下一页